【旧文新读】当官、干事之杂谈

稿源:当代金融家 | 作者:唐双宁 日期:2015-05-08 16:26:34

\
  一曰通其攻守,就是说该干啥就干啥,该你干你就干明白,不该你干你就别乱干。不该你干的你干了,别人可能心里还不好受。另外,干多了错误就多。须知,人们常常不问你过错的比重,而只问你过错的绝对数。何况,人要找毛病还有找不着的?
  二曰忍其荣辱,就是说荣了,要想到有多少人心里不平,要把尾巴夹得更紧;辱了,该说小话就说点小话,该让一步就让一步。“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无故加之而不怒,猝然临之而不惊,此乃大勇也。”
  三曰明其取舍,君子当亲,小人当远。但君子当亲然不可附合,小人当远然不为仇敌。
  四曰取其向背,就是说虽然通其攻守,但为了多数人的利益,要立定脚跟,矢志不渝,争取多数,“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孟轲老先生有一段关于培养人材的论述:“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我是把孟子的话当作座右铭的。只可惜学不会,做不到,走不通。但我确实觉得历史上凡成就大事业者,都是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远的说,“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著春秋”。近的看,鲁迅的家道破落,孙中山的伦敦蒙难,毛泽东的苏区罢官,邓小平的三落三起,乃至曼德拉的坐穿牢底,萨达特的百般凌辱,莫不如此。苦难是人生最好的学校。苦难的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材,其心志、见识,是任何高等学府都无法比拟的。
  我们这一辈人,虽然经历过上山下乡一类的磨难,苦了一点心志,劳了一点筋骨,饿了一点体肤,但总体上赶上了和平年代,不说锦衣玉食,可也肚子不屈。二十几年前,饿过那一阵子,劳过那一阵子,也忘得差不多了。现在有时加几个班,忙了一点,甚或处理几个稍微复杂一点的矛盾,那也不过是小儿科,根本摆不到桌面。所以,能否成就大事,还真很难说。
  然而,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有许多人也未苦过心志,也未劳过筋骨,也未饿过体肤,却也官做得不小。且不说胡长清,几个三级跳,曲线救国,跳来跳去就跳个副省长,这副省长也忒好当了;且不说成克杰,旱地拔葱,平步青云,三拔两拔,便拔上个副委员长,这副委员长也忒好干了;且不说还有许多吹牛撒谎,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买官鬻爵的人,三弄两弄,官也做得不小;就说一些一步一步按程序上来的,稀松平常、无德无才的也不占少数。孟子之说是否正确?我产生了疑问。我甚至由此联想到科举制固然弊端重重,如机械教条,八股十足,耽误人材等等,当然也免不了许多舞弊案。但不管怎么说,它还要考一下。就是作弊,也不是那么容易,也要提心吊胆,也比现在困难得多。即使抄一遍,也得亲自去抄,也算逼他学习一下,总比现在连抄都不会抄,连抄都不用抄强一些。
  近来,翻看明史,我似乎明白了一些。原来,当大官和干大事是两个概念。当大官者,不一定能干大事。不但不能干大事,有的可能还要误事、坏事。明代就有个太监王振,可谓官至极品,权倾朝野,却差点送了皇帝性命。王振者,乃一个乡间地痞无赖,后来自己净身,投进宫中,当了太监,被派到时为太子后为英宗的朱祁镇那里。朱祁镇乳臭小儿,王振施出无赖伎俩,哄得小孩子发痒,朝夕离他不得。后来朱祁镇当了皇帝,王振也就青云直上,官至正统中掌司礼监。可别小看了这个司礼监。我查了一下资料,明朝管理皇家事务的大体有二十四个单位,称为二十四衙门,像什么四司、八局、十二监等等。这二十四衙门以司礼监为首。这正统中掌司礼监,就是二十四衙门中的最高首领,掌管皇城内一切行政事务,还替皇帝管理奏章,代皇帝批答奏本,传达皇帝的最高指示。传达的真假不说,反正内阁得照此撰诏颁发,发下去就是圣旨。那时,一品大员见了王振都要尿裤子,真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个王振,如果有点墨水,懂点道理,也就算了。可你说一个乡间无赖能有什么墨水?再加上净过身,心里也畸了形,整天在皇帝身边侍奉,察颜观色,弄虚作假,投其所好,为所欲为,最后竟发展到拿国家大事当儿戏。为了自己出宫威风威风,为了让皇帝帮他衣锦还乡,招摇一下,竞骗得皇帝没事找事,御驾亲征,带着50万大军途经他的家门,去打什么蒙古族也先部落。这临时拼凑起来的5O万人马,再加上混蛋皇帝、流氓太监的胡乱指挥,哪堪蒙古铁骑一击,立时乱了套,最后招至皇帝被俘,堂堂大明皇帝成了番邦异族的阶下囚,是为“土木之变”。你说当大官是不是不一定能干大事,甚至还可能坏事?
  干大事也不一定非得当大官。土木之变后,于谦挺身而出,受命于危难之中,掌起朝中大事。宫中不可一日无主。于谦先是扶起了景泰皇帝,颁告全国,安定人心,挫败了也先的要挟图谋,延续了大明的香火;后又组织抵抗,保卫了北京的安全。于谦不过一个兵部侍郎,小小的国防部副部长,同王振比要小得多,却干了一桩秉笔千秋的大事。你说干大事是不是不一定非得当大官?
  同是明朝,比于谦官职还小的有一个江阴典史阎应元,更是惊天地,泣鬼神,四两拨千斤,令历史刮目相看。典史,相当于县公安局长,充其量不过正科级。明朝末年,崇祯帝煤山自尽,多尔衮大兵压境,南明小朝廷不堪一击,先是扬州十屠,史可法慷慨尽忠。接着,清兵便杀气腾腾逼至江阴。在此民族危亡之秋,没人任命,没人指示,默默无闻又一腔热血的典史阎应元举起抵抗大旗,率义民拒24万清兵于城下,孤城碧血拼死抵抗81天,使满清铁骑连折三王十八将,死了750OO余人。城破之日,义民无一降者。阎典史如此石破天惊之举,你说,干大事是不是不一定非要当大官?
  可话又说回来,一般情况下,当大官又是干大事的必要条件。当不了大官,干大事也难。“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话要让我说,可能啥用不顶。邓小平如不是官高位尊,说一百遍改革开放也没人听,说不定那时还要被抓起来。所以,当大官和干大事又是相辅相成的。
  怎么才能当大官干大事呢?这就又回到孟子那段话上来了。“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是说当大官干大事的前提条件。今天,我想了一个名词,把它叫内修。没有这个内修显然是不行的。但仅仅有内修就够了吗?试想,光是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把一个人培养得又倔又硬,不但领导不喜欢,群众也接受不了,不但选票过不了关,弄不好还可能被人找点毛病,进点馋言,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所以,除了内修外,我以为在这和平时期还要有几条外修,即对外修炼的东西。试想了一下,姑且一曰通其攻守,就是说该干啥就干啥,该你干你就干明白,不该你干你就别乱干。不该你干的你干了,别人可能心里还不好受。另外,干多了错误就多。须知,人们常常不问你过错的比重,而只问你过错的绝对数。何况,人要找毛病还有找不着的?二曰忍其荣辱,就是说荣了,要想到有多少人心里不平,要把尾巴夹得更紧;辱了,该说小话就说点小话,该让一步就让一步。“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无故加之而不怒,猝然临之而不惊,此乃大勇也。”三曰明其取舍,君子当亲,小人当远。但君子当亲然不可附合,小人当远然不为仇敌。四曰取其向背,就是说虽然通其攻守,但为了多数人的利益,要立定脚跟,矢志不渝,争取多数,“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可能还有,我就想了这几条。
  邓小平1989年统揽世界局势,提出坚决守拙,决不当头,不是通其攻守吗?我们也不一定为尊者讳,“永不翻案”,不是忍其荣辱吗?毛泽东让他牵头搞一个评论“文化大革命”的文件,他说“我是桃花园中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不是明其取舍吗?否定“文革”,解放“老干”,改革开放,恢复高考,不是取其向背吗? 以上胡乱写来,是耶非耶,请君自择。
  (作者为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金融学会副会长。本文发表于2002年)
 





上一篇:【旧文新读】让他三尺又何妨
下一篇:颜异反对发行白鹿皮币——因白鹿皮币招致杀身之祸的财政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18年第2-3期 总第152-153期
出版时间:2018年02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颜异反对发行白鹿皮币——因白鹿皮币...
狂草的魅力——唐双宁在南开大学讲演...
宦海沉浮的蔡京与北宋灭亡前夕的通货...
【旧文新读】唐双宁:诗,靠什么去写...
读《梅花与牡丹——中华文化模式》
董卓败坏五铢钱——中国古代商品经济...
【旧文新读】诗的妙用
宋徽宗改交子为钱引——北宋纸币交子...
唐太宗的高利贷业务及褚遂良、捉钱令史
美国银行业兼并潮起潮落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