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新读】让他三尺又何妨

稿源:当代金融家 | 作者:唐双宁 日期:2015-05-08 16:23:46

三个赳赳武夫,三个小朝廷之君,亡命亡国,只为一争。张英、蔺相如传为佳话,只为一让。

唐双宁-当代金融家

  三个赳赳武夫,三个小朝廷之君,亡命亡国,只为一争。张英、蔺相如传为佳话,只为一让。
 
  在安徽桐城西街,有一条宽六尺、长约百米的小巷,称六尺巷。相传康熙年间,一叶姓人家与当朝宰相张英家因宅基地问题发生争执官司打到县衙。想必张家过于宽厚,或是为官实在清廉,邻里竟敢于和他家打官司。当时的县官也是够可以的,竟然受理了当朝宰相的案子。张家管家也是办事不力,不会弄权,只好函告张英,希望相爷能关照一下。谁知张英看信后,却批了一首诗寄回,诗曰:“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家看信罢,立即吩咐让出三尺。叶家见张家让出三尺,遂也让出三尺。于是留下了今天的六尺巷。
  张英何许人也?看过电视剧《雍正王朝》的都知道,康雍年间,有一两朝宰相(军机大臣)张衡臣张廷玉,“金鸡报晓,勤勉侍朝”,深得皇帝信赖。张英者,张廷玉之父也;张氏父子,二代宰相也。张英当朝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莫说三尺宅基地,天下什么不可得?但他却大笔一挥,让了三尺。张英若不让,谁能把他咋着?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不让,不留下以势压人的骂名,至少桐城要少二处古迹。今天,在桐城除了六尺巷外,还有一大小宰相墓,即张英张廷玉父子宰相之墓。二处旅游景点,不但使张家父子传为美谈,也为家乡增加了旅游收入。这些想必是二张所始料不及的。仅此一点,张家就够意思于桐城人民了。
  张英让地,属于利让。更可贵者,廉颇蔺相如则属于义让。在邯郸,有一回车巷,即记载了廉颇蔺相如将相和的故事。老将廉颇,自恃参加革命早,资格老,功劳大,看不起破格提拔的年青干部蔺相如,甚至几次截路欲当众羞辱他。蔺相如倒是站得高,看得远,不和老头一般见识,见状即打马回车。有人问及蔺相如,蔺反问之:“诸位看秦王与廉将军谁厉害?”众人当然答秦王厉害。蔺相如又说:“秦王那么厉害,我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斥责他(指和氏璧之事),为什么会怕廉将军呢?”众人不语。蔺相如接着说:“秦国之所以不敢侵略赵国,就是由于有我们文武二人在,二虎相斗,必有一伤,获利的却是秦国。”众人闻之皆哗然。廉颇听后更是羞愧难当,遂背上一捆荆条,到蔺府请罪。自此,二人密切配合,共辅赵国,使秦长期不敢侵犯,二人也成为生死之交,还为后人留下了“负荆请罪"、“完璧归赵”、“将相和”等成语。
  历史上因善于“让"而得以保全、得以流芳的例子不胜枚举。孔融让梨,成为千古美谈;管仲鲍叔牙经商,以让利著称,一时传为佳话,遂有“管鲍之交”,流传千古;尧不计私利,将江山让位给舜,尧舜禅让使二人成为历史完人。
  有一个“人彘”的故事,是说吕后妒忌刘邦宠爱的戚夫人。戚夫人不知好歹,以为受宠,就忘乎所以。结果,刘邦一死,吕后掌权,先杀了她的儿子赵王如意,戚夫人则被弄聋双耳,弄瞎双眼,灌上哑药,砍去手足,丢进茅房,只有当人彘的份。吕后也太狠毒了点。可戚夫人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同是刘邦姬妾的薄夫人,就比较明白“让”的道理,小心翼翼,从不张扬,凡事都让着吕后。刘邦死后,虽被发配,但终得以保全。周勃除诸吕,其时刘邦的儿子已经被吕后杀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薄夫人的儿子刘恒,遂被请出,立为汉文帝。由此由文帝及儿子景帝,及孙子武帝,才有了文景之治和汉武帝的文治武功。
  因相争而亡最可笑的还是“二桃杀三士”的故事。传春秋时,齐国齐景公时期,有三个大力士,一个叫公孙捷,一个叫田开疆,一个叫古冶子,号称“齐国三杰”。三杰勇不可当,却气量狭小,更不把宰相晏婴放在眼里。一天,齐景公设宴招待在齐国进行友好访问的鲁昭公。二位国君加二位宰相分主宾席就坐,三勇士佩剑侍于堂下。酒至半酣之际,晏婴端来六枚金桃,宾主四人各品尝一枚之后,所剩二桃,晏婴提议奖给三杰。话未说完,公孙捷走上来,说我曾打虎救主,该吃一个,晏婴说,该吃一个。古冶子接着喊道,我曾跳水救过主公,也该吃一个,晏婴说,也该吃一个。剩下田开疆,急得大叫,说我讨伐徐国,立过大功,难道不该吃吗?晏婴说,田开疆功劳比他们二位都大,可是说晚了。田开疆说:打虎跳水有什么了不起,我这样大的功劳却吃不着桃,有什么脸活着,遂拔剑自刎。公孙捷一看,大叫,我功小而吃桃,有什么脸活着,也自杀了。古冶子一看,更大喊说,他们都死了我也不活了,遂也自尽身亡。三个匹夫,为二枚桃子自杀,可笑也夫,可悲也夫,可叹也夫。
  以上是为小利而亡命的故事,更有甚者,还有因一己之利而亡国的故事。明崇祯帝自杀后,在江南先后建立了三个南明小朝廷,一个是南京弘光朝的福王,一个是会稽(今绍兴)的鲁王,一个是福建隆武朝的唐王,三个政权如果联合起来,也够多尔衮打一阵子的了。可他们偏不,先是福王怕鲁王抢他的地盘,把他打发到南边去了。弘光朝灭后,鲁王唐王更应抱团才是。可他们却都以龙子龙孙自居,为名份大打出手。先是鲁王囚禁了唐王的使臣,接着是唐王杀了鲁王的使臣。没等朱元璋的两个后代自己杀完,清军已经长驱直入了。朱元璋在孝陵中若知道此事,当作何感想?早知如此,生他们干什么?如果二桃杀三士可悲,三个南明小朝廷窝里斗实在可气。
  三个赳赳武夫,三个小朝廷之君,亡命亡国,只为一争。张英、蔺相如传为佳话,只为一让。“让即是得,争即是失”,由此我想起老子《道德经》中的话:“上善若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水是最柔的,“水善下成海,山不争极天”;水又是最强的,发起水来,不可阻挡。以柔克刚,此之谓也。
  (作者为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金融学会副会长。本文发表于1999年)
 





上一篇:【旧文新读】中国金融文化:利信义道
下一篇:【旧文新读】当官、干事之杂谈
当代金融家 2018年第2-3期 总第152-153期
出版时间:2018年02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颜异反对发行白鹿皮币——因白鹿皮币...
狂草的魅力——唐双宁在南开大学讲演...
宦海沉浮的蔡京与北宋灭亡前夕的通货...
【旧文新读】唐双宁:诗,靠什么去写...
读《梅花与牡丹——中华文化模式》
董卓败坏五铢钱——中国古代商品经济...
【旧文新读】诗的妙用
宋徽宗改交子为钱引——北宋纸币交子...
唐太宗的高利贷业务及褚遂良、捉钱令史
美国银行业兼并潮起潮落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