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双宁在2015年东北财大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稿源:当代金融家 | 作者:唐双宁 日期:2015-06-27 22:39:39

过去讲“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今天我要讲,“学好文史哲,走遍全中国”(大家鼓掌);而且不止全中国,还会走遍全世界(大家热烈鼓掌)。




唐双宁 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过去讲“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今天我要讲,“学好文史哲,走遍全中国”(大家鼓掌);而且不止全中国,还会走遍全世界(大家热烈鼓掌)。

 

同学们、老师们、校友们、家长们:

 

大家好!

 

我非常高兴参加母校的毕业典礼,也非常感谢方才李书记的介绍。回到母校感慨万千,可以说是“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但是我首先声明我不是什么什么家,我就一个家——回老家(众大笑、鼓掌)。回老家不能空手,所以我用我的心,创作了一幅书法作品,献给母校——《情系母校》(大家热烈鼓掌、欢呼)。

 

刚才,夏校长做了一个很好的讲话,讲得情真意切、语重心长。我就没有什么太多可讲的了,我再讲什么都是多余,再讲什么都是画蛇添足。所以我只讲三句话。第一,祝贺同学们毕业。第二,感谢母校对我的培养。第三,欢迎同学们和我一起,走进社会的课堂。此话怎讲?“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们在学校学到很多的知识,但是老实讲,这些知识基本上还属于“技”的范畴,这些“技”走向社会以后,有多少有用?这个因人而异,很难下定论。我有一个观点,“小才通技,中才通策,大才通略,超才通道”。

 

什么叫“道”?“道可道非常道。”我讲一个例子,大概是15-16年前,我在中国人民银行做银行监管一司的司长,负责全国80%以上金融资产的监管,包括三家政策性银行——即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四家国有商业银行——即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全部的外资银行、邮政储蓄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那个时候刚刚经过亚洲金融危机,金融界面临最大的矛盾就是不良贷款。当时朱镕基总理对这个问题很着急,多次开展调研、举行座谈、了解情况。各家商业银行就讲:我这个不良贷款是政策性原因造成的,不是我的责任。当时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即将召开。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前一天晚上5点多钟,国务院办公厅打来电话,说朱总理要政策性不良贷款的数额。这个活儿就转派给我了。我说:这个活儿是统计司的活,不是我的活,另外,什么叫政策性不良贷款?法律上没有这个定义呀!对方说:那不管,反正朱老板交代的,你看着办吧,明天早晨要。我看着办,我怎么看着办呀?我就叫大家都过来,都过来,都过来,赶快给各省打电话统计。因为当时没有政策性不良贷款的概念,但是人民银行有一部《贷款通则》,里面有一个特定贷款的概念,也就是说,赶紧询问各省特定贷款的数量是多少。大家分头打电话,一个小时都回来了,说各省都问什么叫特定贷款?我想了想,说特定贷款就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批示发放的贷款。大家又分头打电话。又过了一个小时,又回来了,说各省问什么算党和国家领导人?我说党和国家领导人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以上、人大副委员长以上、国务院国务委员以上、政协副主席以上。大家又去给各省打电话,又过了一个小时,又回来问各部委算不算?我说人民银行批的算,财政部批的算,国家计委批的算,其他都不算。这又回去打电话。又过了一个小时,又回来问地方政府批的算不算?我说不算,不算,都不算。这就快早晨了,最后统计上来的结果是1万多亿。这个1万多亿在当时是很大的数目,我说这还得了,往下砍。怎么砍?砍一半。为什么要砍一半,因为平时抽样调查的结果水分占一半,所以砍一半。我是有出处和依据的。这样在早晨8点之前报上去了。第二天早晨朱总理讲话,说政策性原因造成的不良贷款5000多亿,这还得了,今后任何领导人不准再批贷款。这个事情就过去了(具体数字可能不一定准确,但事情大体就是这样)。这个事情我想在课堂上和书本里是学不来的,需要到社会课堂去学习。

 

到社会课堂去学习学什么?我认为第一要学哲学。我可以讲,我翻阅过古今中外大量的哲学著作,从古希腊哲学、欧洲古典哲学到马克思主义哲学,比如说康德的三大批判,《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厚厚三大本,晦涩难懂,我读完以后,概括了七个字,叫“存在、作用、不可知”。他认为我们生活在此岸世界,与此岸世界相对应的有一个彼岸世界。这个彼岸世界是存在的,是有作用的,是不可知的。由此构成了康德哲学的基础。康德影响了黑格尔。黑格尔的哲学思想我也概括了七个字,叫“绝对精神正反合”。他认为世界是由绝对精神构成的,绝对精神以正反合的方式存在。康德影响了黑格尔,黑格尔影响了马克思,马克思影响了毛泽东,毛泽东影响了邓小平,所以才有我们今天坐在这里举行毕业典礼。

 

那么究竟什么是哲学?教科书上讲,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方法论,是关于自然界、社会、人类思维最一般规律的学说。我认为毛主席有一段话对哲学概括的非常精辟:他说“自从有阶级社会以来,一共有两门学问,一门叫自然科学,一门叫社会科学,哲学则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概括和总结”。我自己把哲学概括为两个字,有一次新浪访谈,我说我把哲学概括为“平衡”两个字如果再多几个字呢?那就是“对立、运动、转化、平衡”。世界上的事物都以对立的方式存在,对立着的事物在不断运动中,运动中的事物不断发生转化,通过转化又实现新的平衡。最近我又考虑,又想了两个字,一个叫“度”,一个叫“道”。度和道是什么关系?度是道的数量界限,道是度的质的升华。度是一种自律,道是一种自觉。所以我希望你们将来和我们一起在社会课堂学会这两个字,学会“度”,学会“道”,这样我觉得你们就会在社会上无往而不胜(鼓掌)。

 

第二个要学点什么呢?我认为要学点历史。我所在的中国光大集团,8年前中央把我派去,那个时候光大集团严重亏损,资不抵债,基本上是要破产的,但是在我手里头,这么一个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这么一个特大型的金融集团,几万人的企业,在我手里破产,我怎么交代,怎么向社会交代?怎么向历史交代?怎么办?

 

我们这代人在年轻的时候,在小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不像你们有那么多书可读,我们那个时候就读《毛泽东选集》,所以我小的时候就读过《论持久战》。《论持久战》给了我启发。白崇禧把《论持久战》概括为两句话,叫“以空间换时间,积小胜为大胜”。那么我怎么办?我也要以空间换时间,把我们主要企业的控股权让出去,引来资金,赢得时间把企业搞好,以这种让出企业控股权的空间的方式换回了时间,经过八年时间的努力,现在光大变好了——由一个长期亏损,资不抵债的企业变成了一个现在有三万亿的资产,年利润450亿,累计给国家上交利税近千亿,集金融与实业两大板块,横跨境内外的包括银行、证券、保险、资产管理、信托、投行、基金、期货、租赁等等的一个特大型的金融控股集团。光大变好了。变好了以后经过努力我们又换回了空间,换回了控股权。那么光大的变好是历史给了我启发。所以我希望同学们在社会课堂里要学点历史。

 

第三个学什么?我觉得应该学点文学艺术。文学艺术可以陶冶情操,可以从中受到很多启迪。我曾经在清华、北大和境外的大学做过书法的演讲,我给书法下了个定义,什么叫书法?有的同学问我,我说书法就是以笔墨纸砚为工具,以汉文字为对象,以书外功夫为基础,用以宣泄情绪创造美感的艺术。有的同学就接着问我,什么叫书外功夫?我说书外功夫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经万件事,抒万般情,师万人长,拓万丈胸”。所以,在社会的课堂学点文学艺术,对陶冶我们的情操、启迪我们的思路,很有益处。

 

我讲一个玩笑,也不完全是玩笑。我们有丹东的同学吧?丹东有一个地方叫蛤蟆塘。我们的一位校友在丹东曾经做过市委书记,我给他建议,我说你这个蛤蟆塘不太雅观,是不是改一改名称?他说改什么?我说是不是叫“一片池”。他说怎么讲?我说是取辛弃疾的“听取蛙声一片”,他说好,马上就改。他认为好,说明他有文化底蕴,文化底蕴一好现在就提拔了(大家大笑),事没办完提拔了,就只好交给下任了。当然后边这是开玩笑,提拔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他干得好,具备了这个条件。我说这个意思,是想说我们在社会课堂还应该学点文学艺术。

 

当然要讲的还有很多,今天我只讲这三门。过去讲“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今天我要讲,“学好文史哲,走遍全中国”(大家鼓掌);而且不止全中国,还会走遍全世界(大家热烈鼓掌)。

 

希望同学们在社会课堂取得好成绩,谢谢你们(大家热烈鼓掌)。

 

(作者为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金融学会副会长。本文为2015年6月25日作者在东北财经大学2015届毕业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当代金融家

微信号:bankershr

 





上一篇:唐双宁:陈云同志对我影响最大的三件事
下一篇:董卓败坏五铢钱——中国古代商品经济从繁荣走向衰退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18年第2-3期 总第152-153期
出版时间:2018年02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颜异反对发行白鹿皮币——因白鹿皮币...
狂草的魅力——唐双宁在南开大学讲演...
宦海沉浮的蔡京与北宋灭亡前夕的通货...
【旧文新读】唐双宁:诗,靠什么去写...
读《梅花与牡丹——中华文化模式》
董卓败坏五铢钱——中国古代商品经济...
【旧文新读】诗的妙用
宋徽宗改交子为钱引——北宋纸币交子...
唐太宗的高利贷业务及褚遂良、捉钱令史
美国银行业兼并潮起潮落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