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双宁:陈云同志对我影响最大的三件事

稿源:当代金融家 | 作者:唐双宁 日期:2015-06-18 10:24:34

陈云同志对我影响最大的三件事:一是陈云同志的精神境界对我的影响和教益;二是陈云同志的哲学思想对我的影响和教益;三是陈云同志的文风对我的影响和教益。



唐双宁 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陈云同志对我影响最大的三件事:一是陈云同志的精神境界对我的影响和教益;二是陈云同志的哲学思想对我的影响和教益;三是陈云同志的文风对我的影响和教益。

 

在《陈云的故事》拍摄中,我曾经接受过采访。我谈谈陈云同志对我影响最大的三件事。

 

一是陈云同志的精神境界对我的影响和教益。作为一名党史的业余研究者,老一辈革命家走过的路包括陈云同志走过的路——从青浦到青云谱,我几乎都走过。我在临江参观陈云同志纪念馆,那时陈云同志在临江任东北局副书记兼南满分局书记,当时国民党大兵压境,一些同志主张撤到朝鲜,陈云同志力排众议,坚定表示国民党就像一头野牛,牛头在北满,牛尾在南满,我们只有在这里拖住牛尾,才能减轻北满的压力。“拖住牛尾”是有相当大的风险甚至会付出牺牲的,但那一代人就是有这样的精神境界,令我钦佩不已。2007年,中央决定将我从银监会调到光大集团。谁都知道光大当时是一副“烂摊子”,严重亏损,资不抵债,案件不断,濒临破产。有好心人告诉我,光大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所以我当时内心不愿去,但中央决定了又不能不去,心中非常苦闷。陈云同志在临江的讲话,陈云同志顾全大局的精神境界影响教育了我,使我慢慢想通了。那一代人看问题从全党的大局着眼,为了大局可以舍弃小局,为了理想信仰,命都不在乎,我们算什么?我认为我们今天缺的就是这些,越来越利己化、实用化、庸俗化。我认为金融危机不是最大的危机,经济危机不是最大的危机,甚至社会危机也不是最大的危机,理想危机、信仰危机、信心危机、信任危机才是最大的危机。我们今天最应该学习的就是老一辈革命家的理想追求和精神境界,敢担事,不怕事。

 

二是陈云同志的哲学思想对我的影响和教益。到光大后,面对光大的状况,陈云同志那句“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的名言对我产生较大影响。陈云同志在谈到“比较”时还说到,在“比较”中“没有不同意见,自己也要设定一个不同意见”。我到光大后“反复”“比较”历届班子的“打法”,也同很多同志“交换”,最后形成光大只能“中药调理”,“心态急不得等不得,力度大不得小不得,进度快不得慢不得”的思路。经过八年多的“中药调理”,现在光大集团自身历史遗留问题已全部解决,年实现利润450亿元,累计向国家上缴税利近千亿元,资产达到3万多亿元,相当于八年前的6个光大。应该说这些变化都与陈云同志的哲学思想对我的启迪有关。陈云同志是站在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高度提出学哲学问题的。1987年7月份他在一次同中央领导人的谈话中讲到 “要把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好,最要紧的,是要使领导干部的思想方法搞对头,这就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我的体会,如果从急功近利的角度,最没用的是哲学,不能直接解决具体问题;如果从长远根本的角度,最有用的是哲学,可以帮助我们解决所有问题。哲学是地基,专业是楼房。我们不能只打地基不盖楼房;我们更不能不打地基只盖楼房,那样楼房迟早要倒塌。我觉得我们现在应当在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中大力倡导学哲学,包括陈云同志的哲学思想。

 

三是陈云同志的文风对我的影响和教益。陈云同志讲话从来都是开门见山,言简意赅,形象生动,立意高远,这方面的例子有很多,比如78年中央工作会议他发言讲“毛主席是人不是神,刘少奇是人不是鬼,康生是鬼不是人”等等,既简明又深刻,一听就懂,一想就是。我们现在太应该学习这样的文风了。我认为最好改的是文风,因为不需要财政拨款;最难改的也是文风,因为需要真水平。改文风关键是有境界、有思想、有个性,老一代革命家让他说套话也不会。我认为改变文风可以作为改变党风的一个突破口,因为这只有正作用没有负作用。

 

另外,陈云同志拿得起、放得下、看得开,看问题一针见血、谈问题一语中的、有个人主见、不随声附和等特点和品格,也都对我影响教益颇深。

 

作者为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金融学会副会长。本文为作者在2015年6月10日“《陈云的故事》新闻发布会”上的即席发言。

当代金融家

微信号:bankershr

 





上一篇:王莽的货币改制——中国古代最失败的社会改革运动
下一篇:唐双宁在2015年东北财大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17年第10期 总第148期
出版时间:2017年10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读《梅花与牡丹——中华文化模式》
宋徽宗改交子为钱引——北宋纸币交子...
花神咖啡馆与周恩来早期旅法革命活动考
张浚与四川钱引——南宋初期四川的纸...
狂草的魅力——唐双宁在南开大学讲演...
忽必烈发行宝钞——中国古代的单一纸...
【旧文新读】唐双宁:诗,靠什么去写...
唐太宗的高利贷业务及褚遂良、捉钱令史
美国银行业兼并潮起潮落
颜异反对发行白鹿皮币——因白鹿皮币...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