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一位“老建行”32年的难忘记忆(4)

作者:刘仁刚 日期:2015-04-29 14:43:07

追梦年代的那些鲜活细节,在刘仁刚眼里很多都历历在目。此系列文章只是他所经历事件中的一小部分,但足以折射出建行变迁的背景和个人成长的轨迹

建设银行新疆区分行支持建设的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场——新疆达坂城风力发电场,雄踞亚洲第一-当代金融家
▲建设银行新疆区分行支持建设的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场——新疆达坂城风力发电场,雄踞亚洲第一

  追梦年代的那些鲜活细节,在刘仁刚眼里很多都历历在目。此系列文章只是他所经历事件中的一小部分,但足以折射出建行变迁的背景和个人成长的轨迹,足以表达一名“老建行”对中国建设银行的赤诚和感恩之心。
 
第十六回
  烟涨价,中央发文抚民心
  “一三五”,曾经福利很实惠
  都说习惯成自然,这话不假。习惯了的东西突然改变,总有个适应的过程才是。特别是涉及老百姓日常生活的用品,出现价格变化国家更是慎之又慎。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刚刚探索物价改革时,国家决定从香烟入手,每包涨价两分钱。放在现在恐怕谁也不会在意,但在当时就是个敏感的民生话题。国家首先从香烟入手,可能出于以下考虑,一是它不是柴米油盐,不是必需品;二是吸烟的烟民不是全民;三是区区两分钱不会有太大影响。一天下午,通知我们传达文件,原来是中宣部关于香烟涨价的宣传口径。当时工资不高,刚刚转轨,社会上涨价的谣言四起,不少市民一会儿抢购食盐,一会儿囤积手纸,闹得沸沸扬扬。那段时期各单位都比较重视职工福利,都希望通过职工福利缓解一下商品涨价的压力。记得那时建设银行每个月的职工福利是“一三五”,也就是一只鸡三斤肉五斤蛋。每逢这一天,报纸成了抢手货,大家各显其能,将鸡肉、鸡蛋包得严严实实,特别是鸡蛋,5只一卷,数卷一摞,既美观,又安全。可以说,这是当时社会,也是建行亮丽的一景。当然,偶尔过年分点儿带鱼,各个楼层不时传来摔砸冰冻的带鱼坨的声音,真是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呀!
 
第十七回
  精准备,改革开放金融展
  显风貌,建行精英赴羊城
  1992年全国改革开放金融成果展在广州开幕。由于很久没有举办类似的大型展览,加上特殊的时代背景,各家银行都很重视,建行尤其下功夫。筹备中,我理所当然承担了设计风格、站台格局、色彩搭配等任务,一些细微之处都需要反复论证。为了展示建行员工风采,我们专门请来北京礼仪学校的李宁校长给我们进行坐姿、站姿、微笑、会谈时的注意事项辅导。什么两条腿如何错位啊,什么微笑时不能露出第几颗牙齿啊,大家非常认真,也很配合。服装是我去挑选的,男装是中外合资内蒙古青松灰色西装,女装是利德尔米色套装。还别说,灰色呼应了蓝色基调,米色呼应了展台所用的咖啡色,非常和谐自然美观。尤其是总行集中了当时最一线的模特级靓女,所以建行代表队是当时最抢眼的。
  到了广州,我们迅速布展,由于准备充分,所以不仅没有出现任何差错,更是赢得一致赞扬。利用周末,我们参观了肇庆七星岩,一队少先队员结队与我们相对而过,看到我们建行的靓女,不禁发出阵阵惊叹:哇噻,好靓啊!居然我和廉勇先生一起高唱颇有音色的男高音歌曲《松花江上》都没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岁月无情,那身青松牌西装已经穿不得了,包括面料、颜色、款式,都已经过时,但我却一直没舍得扔掉,因为它记录了一段建行的历史,也记录了自己一段难忘的经历。
 
第十八回
  聚密云,分行话说拿手戏
  老行长,闭目无言显水平
  再回到1983年。入行不久的我有幸参加在密云举行的重点项目资金管理汇报会,那时分支机构与总行联系不大紧密,但重点项目抓得比较紧。这次会议,汇报者按照要求首先介绍项目情况和资金管理问题,听汇报的是老行长任超。一直听说任行长不仅资格老、级别高,而且水平也很高,大家都怕跟老太太汇报,因为她太细、太精、太准,几个问题提出来像连珠炮,让你无法敷衍,更无法躲避,你的回答速度和精度可能就是你实际工作的写照,说得神乎其神,我也是将信将疑。
  这次有幸身临其境领略其风采,也是幸运。汇报开始了,老太太似乎“心不在焉”,等第二人汇报时老太太竟然“睡着了”,大家一会儿看着汇报者,一会儿看着老太太,觉得可以偷懒敷衍一下了。忽然,老太太睁开眼睛,打断了汇报者,说:“你现在说的数据怎么跟开始汇报时的数据不一样啊?”啊!原来老太太压根儿就没睡,那种永动机似的思维和哨兵般的敏锐,不可能开会睡觉,也睡不着。
  后来陪老太太又出了几次差,进一步印证了大家的观点,这是后话。
 
第十九回
  下广东,“四菜一汤”不敢违
  赴岭南,老臣化解十年“怨”
  1987年的一天,已是建行顾问的任行长把我叫去,说准备去广东走访一下国家重点工程云浮硫铁矿,顺便看看老孟,说的平淡,但很坚决。
  老行长对我反复交待,一定要通知下面,务必四菜一汤,否则不吃,我知道老太太的性格,她原则性很强,说到做到,从不含糊,我照办了。但为何去看老孟,老孟是谁?她没有说。路上,她主动提起了这次南下的背景。老孟叫孟庆民,是广东分行行长,之前是财政厅老厅长,原先与任行长关系很好,后来因为工作中观点相左出现了争执,气得双方都放了狠话,一个说我再也不去广州,一个说我绝不会再上北京。近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狠话变成了事实。
  还是老孟主动给老太太打了电话:“大姐啊,我们有近二十年没有见面了,我马上要退休了,我真心邀请您来广东,我们好好叙叙旧,好吗?”不知当时老太太怎样回答,但可以想象她一定很高兴,也很激动。我们一路上安排得很紧凑,“老孟”唯恐疏漏了任何细节,除了自己之外,还要副行长杨丕栋、董虎臣,以及广州分行行长刘开来分别陪同。老太太一路上看上去心情很好,但不时地唠叨,一定要四菜一汤不能超标准啊!不能收土特产品啊!当时海南属于广东,不知谁“胆大妄为”擅自给我们每人一包兴隆出的咖啡粉(一斤装),害得老太太回来后大发雷霆,非要我们给海南寄回来不可。
 
第二十回
  筹备会,专门班子下大力
  写讲话,开幕闭幕连一体
  按合理工期组织建设的重点项目制度,是1982年开始的。八年来,重点工程一路绿灯,得到了各行各业的支持和配合,建行也一样,提到重点工程建设,那是重中之重,压倒一切的。为了总结建行八年来的经验,表彰有功人员的贡献,总行决定1990年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重点项目资金管理工作会议。
  总行专门成立了筹备组,集中办公,精心准备。那时还没有电脑,写稿子用原稿纸。根据领导安排,我负责行长开幕讲话。写稿子倒不陌生,给领导写讲话也可以尝试,但如何写出高质量的讲话的确是困扰自己的难题。我反复在心里想,1万多字的稿子,也就33页稿纸左右,咱再不济也不至于连33页的稿纸都填不满吧!
  我不断思考和回忆行里的笔杆子写作的风格,也不断学习以往领导讲话的特点。一沓稿子平铺,笔尖刷刷划过,一页页成文越积越多,经过两天的努力,33页稿纸终于写完了,行长讲话即将问世了!在筹备组审查讨论过程中,我尴尬地发现,报告开头写到:“同志们,本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报告结尾写道: “同志们,为期两天的会议马上就要结束了......”道炯行长不知道,要是知道了还不知会怎么笑话我呢!
 
   (作者为中国建设银行机构业务部总经理,本文本文原标题为《在建行:追梦年代,鲜活细节--一位“老建行”32年的难忘记忆(4)》,刊载于《当代金融家》杂志2015年第4期)
 





上一篇:【连载】一位“老建行”32年的难忘记忆(3)
下一篇:【旧文新读】中国金融文化:利信义道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20年第1期 总第17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14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宋徽宗改交子为钱引——北宋纸币交子...
忽必烈发行宝钞——中国古代的单一纸...
董卓败坏五铢钱——中国古代商品经济...
脱脱与钱钞兼行——元朝晚期的货币改...
美国银行业兼并潮起潮落
唐太宗的高利贷业务及褚遂良、捉钱令史
【旧文新读】唐双宁:浅议毛泽东书法
【旧文新读】唐双宁:诗,靠什么去写...
读《梅花与牡丹——中华文化模式》
指导抗战的不朽篇章—纪念抗战胜利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