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一位“老建行”32年的难忘记忆(2)

稿源:当代金融家 | 作者:刘仁刚 日期:2015-04-25 14:30:32

追梦年代的那些鲜活细节,在刘仁刚眼里很多都历历在目。此系列文章只是他所经历事件中的一小部分,但足以折射出建行变迁的背景和个人成长的轨迹

中国建设银行成立60周年大会-当代金融家
编者按:
      追梦年代的那些鲜活细节,在刘仁刚眼里很多都历历在目。此系列文章只是他所经历事件中的一小部分,但足以折射出建行变迁的背景和个人成长的轨迹,足以表达一名“老建行”对中国建设银行的赤诚和感恩之心。

第六回
  超概算,东方化工似违纪
  接“圣旨”,建设单位炸了锅
  当年中国建设银行(以下简称“建行”)对建设单位的资金管理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拨付,另一方面是监管,现在看来后者作用大概占六成。为了缩小差距,夯实基础,国家集中财力对能源(煤电油气)、交通(铁路、公路、民航、水运)、原材料(冶金、有色、化工、建材)等行业进行重点开发建设,同时施工组织上提出按合理工期组织建设,建设银行360余个专业支行数千名拨款员非常活跃。我当时负责化工行业,位于北京通州的东方化工厂尽管投资额不大,但因为是引进设备,产品又是先进涂料,所以列为重点项目。东四支行是经办行,杨华(现北京银建出租汽车公司老大)、吴伟(已离开建行)是与我年龄相仿的客户经理,我们一起摸爬滚打,起早贪黑,现场勘查,审阅资料,发现该项目超概算15%以上,而且一些列支是以外招为名。当时我们也很犹豫,但最终还是决定坚持原则,向上反映。回来后,我写了一期《建设银行情况反映》,没想到没过几天,时任总理、副总理的批示就下来了。这下建设单位炸了窝,主管部门也炸了窝,我算把人家得罪了。当时也没考虑那么多,现在想想,建设银行因为履行职能得罪人绝不止我一个,怎么办呢?只能忠于职守了。

第七回
  做“钦差”,一路南下查入库
  经上海,难忘俭朴倡廉洁
  安庆石化是国外引进的大型石化工程,按照国家规定90%的试车收入要上交财政。为了严肃财经纪律,防止地方截留和企业挪用。到了安徽,省市政府和主管部门都很重视,建设单位也积极配合,通过座谈、查账、了解情况,基本搞清了试车收入的实现、入账、上缴的真实情况。离开了安庆,我们又到南京,检查了南京扬子乙烯、烷基苯、栖霞山等几家企业的情况。
  从南京到上海,算是途经,分行接待科长是位老同志,把我们引到一家30年代老电影中方可看到的旅馆,印象最深的的是睡榻旁有个洗脸盆,搭上一条毛巾,下边有一盒用过的香皂。寒暄片刻,徐科长从衣兜里拿出几张饭票,说:“明早你们到行里食堂吃饭。”尽管那时的风气很纯正,但让人感到有点儿过了,带队的毕竟不仅是我们的老处长,他也是一位资历很深的老革命啊!
  但是,老革命更不赞成搞特殊化。那时的人,从心底正。

第八回
  逢老友,维族家里有美食
  在乌市,八一宾馆留美谈
  我所在的石化处,副处长是个“老石油”,在新疆石油局工作了很长时间,他是大连人,日语很好,与我父亲还是同学。他经常跟我们谈起早年在新疆工作的往事,加上脑海里对新疆早有的向往,所以能与处长同去新疆,不仅是我们的心愿,也是平时与处长软磨硬泡的话题。
  这一天终于来了。王处长带庄心一(现证监会副主席)和我去了新疆。4个小时的飞机,落地后他直接带我们到当年石油局的一位维族领导家做客,老朋友重逢分外热情,看得出他们的情谊不一般。晚上八点多了,大家都饿得不行,我们两位年轻人的肚子不争气,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当时不是我们没有礼貌,而是真的无法控制。但主人仍在聊天,一点儿没有做饭的意思,我们只能无奈地继续听他们神聊。其实,是时差与我们开了玩笑。主人开始做拉条子,怎么做也赶不上我们吃的速度。
  回到乌鲁木齐,住在八一宾馆。我和庄心一同一个房间。看到洗手间里放有5个西瓜、一把水果刀,我们感到奇怪,这房间分明是有人居住啊!住了两晚,我们俩特意跟服务员声明:“房间里的西瓜我们可没动,你们去查查房吧。”服务员笑道:“这西瓜就是给你们房客预备的啊!”什么?我们大吃一惊,迅速跑回去,狼吞虎咽地把西瓜消灭了。新疆的西瓜,真甜,现在已经吃不到了。

第九回
  小香槟,误喝一瓶误大事
  查卫生,处长手套抹灰尘
  想起来可笑,怎么一瓶类似饮料的小香槟就能喝醉呢?当年食堂里卖小香槟,喝起来甜甜的,似乎成了职工午饭必买的一种饮品。但鉴于“香槟”二字的属性,我还是不敢越雷池。同志们反复规劝,让我尝尝,我喝了一口还真的好喝,像汽水。终于有一天,我经不住大家的规劝,鼓起勇气随大家一起要了一瓶,边吃饭边喝了下去。别人喝了都没什么反应,但我忘了自己没这基因,喝了以后慢慢觉得脑袋变大,脸色涨红,我甚至忘记了小香槟可是后反劲儿。那天下午正赶上处里开会,晕头转向的我尽力端坐,不让别人看到我的窘态。处长讲话开始我还清楚,后来就没印象了。忽然,一声严厉的话语传来:“小刘,想睡觉回家睡去!”这是处长发火了。事后想想他发火不但正确,而且也有实际意义,这声断喝当时把我给彻底清醒了。下班以后,我一直埋怨处里劝我喝香槟的同志:“你们也太不厚道了,竟然让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出了这样的洋相,领导要是当回事的话,还不影响到我今后的进步啊!”没办法,想来想去还是怪自己。
  处长很爱干净,经常批评年轻人不保持清洁,尤其对办公桌上的凌乱不堪,简直无法令其忍受。有一天,处长戴上洁白的手套,拉开一位年轻同志的抽屉一抹,结果可想而知,接下来处长都说了什么?你懂的。

第十回
  大检查,财税物价全面清
  四个月,足迹踏遍吉林省
  1987年,国务院成立若干调查组,对各省市进行为期四个月的财税物价大检查。我们这个组成员六名,分别来自是财政部预算司的张红兵、工商银行总行鞠天顺、国家物价局的小雷和建设银行总行投资部主任佟景新、投资研究所的柳作贤和我,佟主任任组长。我们这个组负责吉林省,大本营设在南湖宾馆,更多的时间在长春、吉林、通化、四平、辽源、延边、白山几个地市轮番跑。当时大检查的模式,是座谈、汇报、抽查、案例分析与定性,与主管部门以及地方政府交换意见,最后形成报告。
  记得当时印象最深的,是时任吉林省政府领导都姓高。
  我们检查历时四个月,从10月到次年2月。这段时间正好横跨东北的整个冬季,为了这次出差,我还特意买了第一件羽绒服和皮棉帽子。吉林最为迷人的冬景莫过于小丰满水电站造成的雾凇,我只是在画报电影上见过,但在吉林四个月始终未能如愿。运气不好,留下了遗憾。
  长春冬天室外温度零下25度,室内零上25度,温差50度,很难忘周末休息我们开着小气窗,穿着背心,欣赏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的情形。
 
  (未完待续)
  (作者为中国建设银行机构业务部总经理,本文本文原标题为《在建行:追梦年代,鲜活细节--一位“老建行”32年的难忘记忆(2)》,刊载于《当代金融家》杂志2015年第2期)





上一篇:唐双宁: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下一篇:【连载】一位“老建行”32年的难忘记忆(3)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19年第9期 总第170期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金融家谈 如何静心不浮躁
美国银行业兼并潮起潮落
读《梅花与牡丹——中华文化模式》
【旧文新读】唐双宁:雷曼破产周年反思
宋徽宗改交子为钱引——北宋纸币交子...
加拿大银行行长:是什么限制了世界经...
花神咖啡馆与周恩来早期旅法革命活动考
狂草的魅力——唐双宁在南开大学讲演...
【旧文新读】唐双宁:诗,靠什么去写...
【连载】一位“老建行”32年的难忘记...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