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正史|曹家代汉之际,刘备、孙权却在大打货币战!

稿源:当代金融家 | 作者:石俊志 日期:2015-09-06 15:34:44

刘备铸行直百钱,以不足十铢青铜代表五百铢青铜的价值,有效地抢掠民间资财,数月之后就使得府库里装满了物资。刘备铸行直百钱所获的价值,就用来支持所需的军事开支。

 

 

刘备铸行直百钱,以不足十铢青铜代表五百铢青铜的价值,有效地抢掠民间资财,数月之后就使得府库里装满了物资。刘备铸行直百钱所获的价值,就用来支持所需的军事开支。

 

两汉时期,商品经济发展迅猛,经常出现货币流通总量不足的问题。针对这一问题,两汉朝廷惯用的手段是将钱币减重,通过节铜增铸来扩大货币流通总量。到了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国家分裂,各地政权对立。在此期间,各政权掠夺民间财富用来支持战争所采用的主要货币政策,不是钱币减重,而是铸行虚币大钱。率先铸行者,便是刘备。

 

⊙ 刘备铸行直百钱
 
 

 

汉献帝建安十九年(公元214 年),刘备攻打益州的刘璋,包围了成都。为了鼓励士气,刘备与将士们约定,如果攻下成都,刘璋的资财悉归众将士所有,刘备分文不要。结果士气大振,成都被攻破,刘备也履行了承诺。但是,刘备没能拿到刘璋的财富充盈军费,部队的给养就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左将军西曹掾刘巴提出建议:铸造直百钱,命令官吏用直百钱收购物资。刘备接受了刘巴的建议,几个月后,刘备的库府里就装满了物资。

 

目前已经出土的直百钱有两种类型:一种铭文“直百五铢”,另一种铭文“直百”。刘备最初铸行的钱币应该是“直百五铢”钱。一般五铢钱的铭文是横文两字,左“五”右“铢”。“直百五铢”钱是在一般五铢钱正常铭文基础上添加竖文两字,上“直”下“百”。“直百”钱则只铸铭横文两字,左“直”右“百”。

 

1950 年以后,蜀汉政权铸行的直百钱在湖南、湖北、江苏、四川、北京等地的三国魏晋南北朝墓葬中常有出土。根据对出土实物的测量,“直百五铢”钱重量一般为8.0 ~ 9.5 克(14.0 ~ 16.6铢)(三国魏晋及南朝1 斤折合现代220 克,1 铢相当于现代0.5729 克),有轻者不足3克(5.2 铢)。而“直百”钱重量约为2 克(3.5铢),小者不足0.5 克(0.9 铢)。

 

“直百五铢”钱体重形大,应该是刘备初行直百钱的品种,当时每枚兑换一百枚五铢钱。此后,蜀汉政权继续铸造直百钱,并逐步实施减重措施。“直百”钱应是“直百五铢”钱减重后的异变品种。

 

刘备铸行直百钱,以不足十铢青铜代表五百铢青铜的价值,有效地抢掠民间资财,数月之后就使得府库里装满了物资。刘备铸行直百钱所获的价值,就用来支持所需的军事开支。

 

▲刘备最初铸行的钱币应该是“直百五铢”钱。刘备率先铸行虚币大钱20年之后,孙权效仿刘备也铸行了虚币大钱“大泉五百”和“大泉当千”。左图为“直百五铢”钱,右图为“大泉五百”

 

⊙ 孙权铸行当千钱
 
 

 

刘备率先铸行虚币大钱20 年之后,孙权效仿刘备也铸行了虚币大钱。与刘备相比较,孙权铸行的虚币大钱面额更大,价值更虚。嘉禾五年(公元236 年),孙权铸行“大泉五百”钱;赤乌元年(公元238 年)又铸行“大泉当千”钱。“大泉五百”钱的铭文是竖文两字及横文两字,上“大”下“泉”,左“五”右“百”。

 

“大泉当千”钱的铭文是顺时针四字,上“大”左“泉”下“当”右“千”。根据对出土实物的测量,“大泉五百”钱重量约为12 克(20.9 铢),后来逐步减重至8 克(14.0 铢)左右。“大泉当千”钱初铸时重量约为20 克 (34.9 铢),以后逐步减重至11 克(19.2 铢)左右。

 

刘备铸造的虚币大钱,每枚要与百姓兑换一百枚五铢钱。20 年以后,孙权铸造的虚币大钱,每枚要与百姓兑换五百枚或一千枚五铢钱。刘备铸行虚币大钱的时候,还是汉献帝时期,曹操已经被封为魏公,孙权据有江东。

 

当时,刘备仅据荆州,正在按照诸葛亮《隆中对》的策划攻打益州,铸行虚币大钱是因为战争的需要。而孙权铸行虚币大钱是在汉献帝已经把皇帝的位子禅让给了曹氏以后,曹操的孙子曹叡在位为帝,刘备之子刘禅和孙权也在位为帝。

 

此时,三国鼎立的局面已成,天下久无大战,孙权之所以铸行虚币大钱是因为经略辽东。辽东与东吴之间,横隔着一个强大的敌对政权——曹魏。因此,为了绕过曹魏统治地区,东吴与辽东的交往就只能通过海上,即跨越黄海。跨海往来花费巨大,所以孙权需要铸行虚币大钱掠夺民间的财富来补充财政的不足。

 

⊙ 北周虚钱的泛滥
 

 

铸行虚币大钱掠夺民间财富用来支持战争,是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货币制度变化的一个特点。左图为北周的“五行大布”,右图为“永通万国”

 

魏晋时期,商品经济衰退,自然经济兴起,钱币流通便出现了衰败。到了南北朝时期,商品经济开始逐步复苏。比较南朝与北朝,南朝的经济状况优于北朝。所以,朝廷以新旧钱币兑换手段从民间掠夺财富时,南朝和北朝采取了各自不同的方式。

 

南朝采取的方式主要是钱币减重,即朝廷持续降低新铸钱币的重量,用较少的青铜来铸造更多的钱币,从而换取民间更多的财富。

 

北朝则采用了铸行虚币大钱的方式,大幅度地加强新铸钱币的信用货币性质,用来兑换更多的旧钱币,从而更大幅度地掠夺民间财富,其中最为典型的案例就是北周王朝铸行“布泉”钱、“五行大布”钱和“永通万国”钱。

 

北周王朝建立于公元557 年,初期使用西魏五铢钱。四年之后,周武帝宇文邕即位,立刻更铸了“布泉”钱。“布泉”钱铸铭横文两字,左“布”右“泉”。根据对出土实物的测量,“布泉”钱重量约为4.3 克(7.5 铢)。“布泉”钱与西魏五铢钱并行流通,每枚“布泉”钱法定兑换五枚西魏五铢钱,是典型的虚币大钱。

 

周武帝雄才大略,用了十多年的时间韬光养晦,终于在公元572 年搞了一次宫廷政变,杀死了大权独揽的大冢宰宇文护,自己掌控了朝廷大权,并立即开始筹划武力统一中国。

 

当时,北方有人口大国北齐,南方有经济大国南陈,无论军事实力还是经济实力,北周都是个弱国。北齐有2200 多万人口,北周只有1250 多万人口。另一方面,南陈的人口虽然少于北周,但其经济实力却远胜北周。周武帝决心首先消灭北齐,于是开始在人力和财力上想办法。北周大约有10% 的人口属于寺院人口,为了扩大国家编户人口,增加税赋和兵源,周武帝于公元574 年下令灭佛。周武帝采用的方法是勒令僧尼还俗、焚烧佛教经典、没收寺院财产。

 

周武帝灭佛行动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北周的税赋和兵源都得到了增长。同年,周武帝下令铸行“五行大布”钱,扩大了采用虚币大钱掠夺民间财富的规模,努力筹措战争物资,积极备战。

 

“五行大布” 钱的铭文是竖文两字及横文两字,上“五”下“行”,左“大”右“布”,法定兑换十枚西魏五铢钱,与“布泉”钱及西魏五铢钱并行流通。根据对出土实物的测量,“五行大布”钱重量约为4.0 克 (7.0铢)。“五行大布”重量7.0 铢,可以兑换十枚西魏五铢钱,而“布泉”重量7.5 铢,却只能兑换五枚西魏五铢钱,所以盗铸者只盗铸“五行大布”,而不盗铸“布泉”。

 

盗铸者多藏在关外,公元575 年,北周王朝下令禁止“五行大布”钱出入四关,并规定“布泉”钱只可流入不可流出,以此来限制盗铸者铸造的“五行大布”钱的入境和朝廷铸造的“布泉”钱的出境。公元576 年,因“布泉”钱价值逐渐低贱而人们不愿使用,北周王朝遂下令将其废除。扩大了军队并且获得了军饷,周武帝立刻发动了统一北方的战争。

 

公元576 年,战争开始,北周和北齐在平阳展开激战,齐军大败。第二年,北周军队俘获齐后主,北齐灭亡。周武帝击灭北齐后,统一度量衡、释放奴婢、整军讲武,计划南下灭陈,北伐突厥。但是,还没等到南北战争的号角吹响,周武帝就病死了。

 

公元578 年,周武帝的儿子宇文赟即位,是为周宣帝。第二年,周宣帝就将皇位传给了七岁的儿子宇文衍,自己做了太上皇,朝廷的大权旁落于大冢宰杨坚身上。就在这一年,北周王朝又铸造了“永通万国”钱。

 

“永通万国” 钱的铭文也是竖文两字及横文两字,上“永”下“通”,左“万”右“国”,法定兑换十枚西魏五铢钱或北齐五铢钱,与“五行大布”钱、西魏五铢钱及北齐五铢钱并行流通。根据对出土实物的测量,“永通万国”钱重量约为6.0 克(10.5 铢)。

 

“永通万国” 钱的铸行,应该是在击灭北齐政权之后,北周王朝采用虚币大钱的手段向北齐地区人民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经济掠夺,目的仍然是为了备战,即为南下灭陈、北伐突厥的战争做物资准备。北周铸行虚币大钱,扩军备战,击灭北齐,为攻打南陈,统一中国奠定了基础。数年之后,大冢宰杨坚代周称帝,建立了隋朝。又过数年,杨坚派军攻打南陈,消灭了南陈政权,结束了南北朝的对立局面,统一了中国。

 

铸行虚币大钱掠夺民间财富用来支持战争,是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货币制度变化的一个特点。刘备铸行直百钱,为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各政权铸行虚币大钱起到了示范的作用。

 

然而,综观历史长河,铸行虚币大钱的方式并非刘备所首创,西汉末年的王莽就曾大规模地铸行虚币大钱,从而将国家推入战争的深渊。铸行虚币大钱可以搅乱经济秩序,将国家推入战争,也可以将社会财富集中起来,用来消灭军事强敌。但是,朝廷铸行虚币大钱掠夺人民财富,使人民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终究要受到历史的惩罚,并为后世人民所唾弃。

 

石俊志,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北京法学会民商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基本建设优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西部研究与发展促进会副理事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华南理工大学货币法制史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史学博士、法学博士、经济学博士、精算统计专业博士,研究领域横跨金融、法律、历史。对中国货币法制史有深入研究和独立观点,著有《中国货币法制史话》、《 半两钱制度研究》、《五铢钱制度研究》、《中国货币法制史概论》、《中国铜钱法制史纲要》等;在国际金融、金融资产运作、债权保护等方面亦深有造诣,著有《国际保理》、《现代精算数学原理》、《金融危机生成机理与防范》、《商业性债权转股权法律研究》等。本文原标题为《刘备与虚币大钱——五铢钱衰败时期出现的虚币大钱》,刊载于《当代金融家》杂志2015年第8期)
 





上一篇:指导抗战的不朽篇章—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重温《论持久战》
下一篇:“艺库”上线,这是一个有温度的互联网艺术朋友圈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18年第8期 总第158期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狂草的魅力——唐双宁在南开大学讲演...
宦海沉浮的蔡京与北宋灭亡前夕的通货...
花神咖啡馆与周恩来早期旅法革命活动考
金融家谈 如何静心不浮躁
宋徽宗改交子为钱引——北宋纸币交子...
【旧文新读】唐双宁:诗,靠什么去写...
建设“实时智能银行” 促进商业模式创新
【旧文新读】让他三尺又何妨
锦上添花非易事:论成功企业的变革之道
忽必烈发行宝钞——中国古代的单一纸...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