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尊列宁铜像与新疆“大银行”的故事

作者:袁长清 日期:2021-08-16 12:01:07

20210816120027.png

导读

从发现列宁铜像到将它安置在乌鲁木齐的“大银行”,其间充满了波折与巧合,历史、人物、建筑、文化等线索,在不同的时空悄然汇聚交织在一起,从而成就了这一次巨大而美妙的“收藏”活动。这是历史的必然,还是历史的偶然?


正文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给正在苦苦探求救国救民道路的中国先进分子指明了方向,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从登上中国政治舞台的那一刻起,中国共产党就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确立为自己的初心使命,伟大建党精神成为引领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战胜前进道路上一切风险挑战的精神支柱和强大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指出,100年来,我们取得的一切成就,是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团结奋斗的结果。

中国共产党从自身发展的历史中汲取营养、启迪未来,只有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有所了解,才能认识到其领导中国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的真正意义。今天,我想给大家讲述一段关于历史的故事。透过这个故事,也许大家能从中体会到一些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信仰和执着定力。

2021年是建党百年,年初中共中央印发《关于在全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通知》,就党史学习教育作出部署安排。全党也都在以各种方式积极推进党史党建学习。结合党史学习教育,我给大家讲述的是2011年我完成记录的一段20年前的故事。

到乌鲁木齐的“大银行”去看列宁!

坐落于新疆乌鲁木齐市明德路1号的“大银行”—— 工商银行新疆分行营业部明德路支行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金融机构,与全国其他银行网点很不同。因为络绎不绝前去“大银行”的人们,并不都是去办银行业务的。他们的到来还与“大银行”的历史有关。

追溯历史,“大银行”自建成之日起就成为这个城市的地标:民国时期是新疆省商业银行的所在地。此外,新疆省商业银行作为省币的发钞行,曾在1949年5月10日发行了中国历史上最大面值的纸币——十位数字的六十亿圆券;新疆和平解放时,“横刀立马”的彭德怀将军站在“大银行”宽大的台阶上,检阅过数万人组成的军民欢庆解放的大游行;再以后,“大银行”又成了新中国新疆金融业的发祥地……

当时间的钟摆定格在2003年8月26日,“大银行”完成了它建成后第一次改造装修工程,重新以崭新的风采向社会开放时,人们忽然发现,一尊铜像,矗立在了“大银行”的营业大厅内。这尊铜像重三吨半,高四米,采用写实的雕塑手法,主人公目光如炬、坚定深邃,右手抓握一顶帽子,左手拉着自己的大衣领边,挺胸迈步,似乎正急匆匆地赶往某个地方。相信只要看过苏联电影《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的观众,都会脱口而出地说:他是列宁!

是的,他就是列宁。但这尊艺术特征与时间痕迹久远的铜像显然不是出自中国,那么,它是怎样流转到异国他乡的,又为何与中国的“大银行”结下缘分?这里,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曲折经历。

时间追回到2001年8月10日,当时我在工行新疆分行任行长,到塔城分行去视察工作,当天下午,当地行的邢敏辉行长陪我到巴克图口岸调研边贸情况,在一家堆放废旧钢材的货场,我们发现了这尊有些残缺的列宁雕像!我当时就心头一震,一种难言的强烈冲击涌遍全身。

1994年4月,我曾在莫斯科拜谒过列宁的遗容,亲历崇尚英雄的俄罗斯人民依然热爱这位革命领袖的场景。后来打听得知,这尊雕像原属苏联一个加盟共和国的某个城市所有,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国内一家做废旧金属的边贸公司当作废铜收进的。当时,我按捺住内心的波动,不动声色地嘱咐随行人员拍了一张照片后离开了货场。回到驻地我即吩咐塔城分行及张延挺同志,在尽可能保密的情况下搞清楚这尊雕像的来龙去脉,并想办法将它收购下来。

就在塔城发现列宁铜像返回到乌鲁木齐后,同月下旬,工行总行原副行长张衢就亲临“大银行”现场视察调研,返京后将我们提出改建“大银行”的方案和费用预算提交到了总行办公会议,总行非常支持我们提出的“修旧如旧,超越创新”的改造理念,方案和资金顺利得到批准。

大厅好像早就给铜像预留好了位置

然而,如何安置列宁铜像又成了一个难题。当时收购铜像的目的只是想把它保护下来,但是将它摆放在什么地方呢?那段时间我思前想后,设计了许多方案,又被自己逐一否定,真有点茶饭无味、心神难宁。

就在这段时间内,“大银行”的改造工程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为了广泛深入地宣传它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我们与新闻媒体合作,不断地搜集挖掘“大银行”的故事。我在仔细阅读这些逸闻掌故时,突然感悟到我们也是历史中人,我们今天行进在历史之中,我们的足迹就是明天的历史,面对伟大的时代,我们能够有所作为,我们也应该有所作为!

产生了这种想法后,我立刻决定将列宁铜像竖立在“大银行”内,用它给“大银行”创造一段新的历史。决心下定后,我安排办公室起草了一份呈报自治区党委领导的请示性公文,禀告我们将列宁铜像摆放在“大银行”的设想,希望得到支持和批复。

我决定将铜像放在“大银行”内的主要理由有三点:

一是“大银行”与中国革命有着非常深的渊源,是红色旅游的景点,如果我们再将列宁的雕像陈列其中,“大银行”岂不是成为更加名副其实的“红色银行”?

二是“大银行”是一座具有浓郁斯拉夫风格的建筑物,始建于1943年,由于当时物资缺乏,建筑本身所用的材料都是从苏联进口的,让列宁铜像入住其内,也相得益彰。

三是为“大银行”自身的命运着想。在新疆和平解放的游行队伍中,我父亲作为汽车司机驾车驶过“大银行”,接受首长们的检阅;我与妻子都在“大银行”内工作过;许多市民信任这家“大银行”,外地的客商也舍近求远来此办理业务。但是,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它的内部结构于20世纪90年代出现老化问题,因此被乌鲁木齐市列为危房改造范围。如今低矮老旧的它占据着寸土寸金的商业中心,随时面临被拆迁的命运。如果将它改建成“红色银行”,让伟大的列宁坐镇其里,不仅给工商银行增加了一份无形资产,而且也为这座城市和市民永久保留了一份珍藏的记忆。

我们的构想得到了自治区领导的支持,但我们收藏列宁铜像是企业行为,因此只用电话答复了我们。请示报告得到回音后,“大银行”的外部装修接近尾声,建筑屋顶正准备封顶,我们马上和施工单位展开磋商,经过反复论证,最终决定将铜像安放在营业大厅入门的左侧。

谁料想,这个位置就像是早就给铜像预留似的,大小高低正合适,且不占其他空间,不显突兀抢眼,又宜于让人观瞻欣赏。方案一定,立刻在地基上增修了一个承重底座,专门用于放置重达四吨的铜像,终于赶在封顶之前,将这尊蒙难的铜像安然吊装进了“大银行”。

“你收藏了一份无比珍贵的党产!”

列宁铜像和“大银行”的故事像水中激起的涟漪,越扩越大,越传越远。在“大银行”装修改造工程竣工庆典仪式上,时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常务副主席王金祥,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张福荣,乌鲁木齐市长雪克来提·扎克尔等领导亲自为其竣业重开剪彩祝贺,其后,自治区的党政领导王乐泉、司马义·铁力瓦尔地等几乎全部到“大银行”瞻仰过铜像。如今,只要在“大银行”办理业务的客户商贾,抬头就可仰视伟人的丰采,一些劳模、学生等也专门来到铜像前聆听历史的回声。

再度声名鹊起的“大银行”也吸引了艺术家的目光。2005年,我的老朋友、著名的维吾尔族油画家阿不都克里木·纳斯尔丁先生听说了“大银行”的故事,并了解到我为此而付出的努力后,欣然命笔,几易画稿,然后将自己最满意的一幅“大银行”油画创作赠送于我,并将此幅画作收进了他随后出版的画集之中。

“大银行”改建工程刚刚完成,由工商银行监制出版的《凝固的乐章——中国工商银行历史建筑回眸》,就将“大银行”作为重要的老建筑予以宣传。在组稿过程中,时任工总行行长的姜建清特意嘱咐摄影、撰文兼责任编辑的尔冬强先生关注新疆的“大银行”,这位著名的摄影家不但将“大银行”的图片放在了封面次页,而且用很大的篇幅介绍了“大银行”封存的历史,他在后记中写道:“放置在银行大厅内的列宁铜像有着传奇般的来历,这些历史事实背后都有着极其珍贵的历史故事。”

回想从发现列宁铜像到将它安置在“大银行”,其间充满了波折与巧合,历史、人物、建筑、文化等线索,在不同的时空悄然汇聚交织在一起,从而成就了这一次巨大而美妙的“收藏”活动。这是历史的必然,还是历史的偶然?

历史的脚步不会停息,历史的传奇与巧合仍在延续,正是这些厚重的历史积淀,促使我将列宁铜像的亲身经历公之于世,让更多的人分享和体会意味深长的“收藏”。

我于2009年调离工商银行到中国光大集团工作,有一次在给集团董事长唐双宁汇报工作时,看到他的桌子上摆了几尊革命领袖的雕像,才知他是中央党史的编委之一,我像找到了知音一般,兴奋地向他讲述了收藏列宁铜像的这段经历。未曾想到的是,2011年8月,他真的到“大银行”参观了列宁铜像,再遇见我时,他认真地说:“你收藏了一份无比珍贵的党产!”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重温这段回忆,依然能感受到强烈的时代脉搏。2017年5月,因工作需要,我又从中国农业银行来到中国人寿集团。2021年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距离这段回忆的起点已过去整整20个年头。20年时间很长,世界变化很大,国际形势风云变幻,热点问题层出不穷。20年时间也很短,只是漫长历史中的沧海一粟,时代前进的主浪潮没有变,人类进步的大方向也没有变。

天下将兴,其积必有源。拨开历史烟云,“大银行”与列宁铜像的故事已经成为一段弥足珍贵的党史回忆,却依然闪耀着时代的意义。唯希望这份“党产”和记忆,能够继续激励我自己和广大同事、党员干部受洗礼、有提升,进一步深化对党的性质宗旨的认识,不忘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在工作中切实为群众办实事解难题,把为民造福作为最重要的政绩。      




【作者为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总裁】






上一篇:第三代交易系统 创新突破金融衍生品市场难题
下一篇:网联平台:担网络清算重任,护民生支付安全
当代金融家 2021第8期 总第194期
出版时间:2021年08月12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党建与业务工作坚持六个“双融合”
浅析绿色贷款及绿色贷款统计制度
商业银行业务联动营销效能提升之道—...
建设银行:打造普惠金融大格局
新形势下金融反腐与廉洁风险管理
持续深入全面践行金融为民理念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十四五”期间的普惠金融发展
银行业金融机构落实“尽职免责” 应...
古希腊的德拉克马银币——外国货币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