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图现钞调运业务发展及趋势考量——以二连口岸为例

作者:贾 林 孙 超 罗金楠 日期:2020-10-19 13:35:06

  导读  

引入银行间价格竞争机制,各金融机构间自发形成价格竞争、服务竞争,有助于提升地区银行业整体竞争力,有利于蒙图兑换途径由民间兑换向官方兑换渠道转变。


  正文  

二连口岸地处我国正北方,与蒙古国口岸重镇扎门乌德隔界相望,是日韩和东南亚各国与蒙古国、俄罗斯商品运输的理想通道,也是蒙古国通过天津港海运的必经之路。中、蒙两国边民、贸易商经由长期贸易往来,在二连地区逐步形成了边民互市、边境小额贸易、代理货物运输等多种形式的边境贸易模式。在民间货币兑换长期稳定发展的基础上,二连口岸金融机构从金融市场发展的前瞻性出发,在与蒙方金融机构建立良好的跨境结算合作关系的基础上,借助行业优势搭建了蒙古图格里克(简称“蒙图”)外币现钞跨境调运平台,进一步提升了二连口岸对蒙跨境金融服务质量,为促进两国经贸往来带来现实意义。


  蒙图现钞跨境调运业务情况  

2016年4月5日,经中、蒙两国中央银行批准,中国银行二连浩特分行从蒙古郭勒蒙特银行调入1亿蒙图现钞,标志着二连浩特市当地银行首笔境外调运蒙图现钞业务顺利完成。截至2020年5月底,中国银行二连浩特市分行共计调入蒙图现钞3亿图,折11.60万美元,中国农业银行二连浩特分行调出蒙图现钞3000万图,折1.16万美元。


  蒙图现钞调运业务发展缓慢原因分析  

二连口岸银行自2016年开办外币现钞兑换业务以来,因蒙图兑换业务量小,现钞库存消化速度慢,银行仅办理了3笔调运业务。口岸蒙图现钞跨境调运业务整体呈现为参与银行少、发生频次低、调运金额小的特点。调运业务发展缓慢,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外币现钞调运通关存在安全隐患

货币跨境调运在当地海关从报关、查验等环节还没有开辟专用的绿色通道政策,目前海关将货币视同货物,按照一般货物通关方式进行人货分流,即在蒙图通关报检环节,押运人员与货币分开通关。这种通关模式与货币押运的安保规定存在冲突,且如遇货运高峰时期,通关排队等待时间较长,虽然海关安检区域相对封闭,但人钞分离和长时间停留等待仍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

民间货币兑换市场对银行造成冲击

由于外币兑换主体外币兑换的侧重需求不同,银行和民间货币兑换市场形成了各自较为固定的兑换群体:银行较民间兑换市场相比,更为安全可靠,异地赴蒙旅游的个人选择在银行兑换蒙图;民间兑换市场兑换蒙图现钞更方便、更快捷,且兑换牌价较银行更具有价格优势,中蒙两国的边民、客商更愿意选择民间兑换市场进行蒙图和人民币的相互兑换。银行外币现钞兑换业务服务群体单一化,一方面会导致银行蒙图库存量难以保持动态平衡,需要不断调入蒙图来维持;另一方面,草原旅游的季节性决定了银行外币现钞调运业务当前难以向着规模化、常态化发展。从民间市场的活跃程度看,虽然蒙图现钞跨境调运解决了二连官方兑换市场蒙图现钞来源的问题,但对规范二连地区蒙图兑换市场秩序并没有发挥出预期的作用。

蒙图现钞调运成本高、汇兑风险大

首先,外币现钞调运银行协调多部门,支付税费、手续费运输费和押运费等,现阶段二连对蒙图现钞需求量有限,蒙图调运量小,平均成本颇高。其次,蒙古国在国际社会间影响力有限,国家政策变动较为频繁,国际市场对蒙图保值缺乏信心,银行调入蒙图现钞面临较大的汇兑损失风险。目前,二连口岸外汇指定银行已达6家,与蒙方银行互开账户行关系的银行有4家,基本实现了双边金融机构金融合作的全覆盖,但与蒙方银行开展现钞跨境调运业务的只有中国银行二连浩特分行1家金融机构,其他外汇指定银行更多的是以现汇业务为主,现钞兑换业务参与热情不高。


  中外调运外币现钞业务政策简要比较  

不同国家对外币现钞调运管理差别较大。外币兑换市场较为成熟和开放的国家对外币现钞调运的管理相对宽松,以日本、欧洲部分国家为代表的国家,其对办理外币现钞进出口业务的市场主体没有限制,也无须向监管机构报送相关报表和报告;以新加坡、英国、澳大利亚为代表的国家,其对办理外币现钞进出口业务的市场主体没有限制,但外币现钞调运活动或交易需要向监管部门报告;发展中国家普遍对办理外币现钞调运的市场主体实行审批或备案制,并定期向监管部门上报相关业务活动报告。

2019年,国家外汇管理局和海关总署联合发布了《调运外币现钞进出境管理规定》(汇发〔2019〕16号),该文件重新完善和修订了外币现钞调运政策。文件明确指出从事外币现钞调入、调出业务的机构是商业银行和个人本外币兑换特许业务经营机构,开办调运外币现钞进出境业务的境内商业银行、兑换特许机构需要定期报送业务统计表。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管理模式有利于外币现钞管理规定和措施落地,便于监管部门全面掌握外币兑换市场情况,进而维护外币现钞市场秩序的稳定,但在控制管理成本、完善市场竞争机制方面尚有不足。


  蒙图现钞调运发展趋势  

2015年8月至2020年5月,二连地区蒙图现钞累计结汇11.35万美元,占外币现钞结汇的9.2%,蒙图购汇提钞22.51万美元,占外币购汇提钞的10.23%。蒙图现钞官方兑换占比小的特点,制约了蒙图现钞跨境调运业务的快速发展,短期内难有实质性突破,但蒙图现钞跨境调运的发展趋势仍值得分析。

蒙图现钞跨境调入业务上升空间有限

人民币在蒙古官方和民间市场流通、兑换都非常方便,认可度高,两国边境贸易以人民币结算的占比也逐年上升。长期看,赴蒙从事商业活动和旅游的中国公民使用人民币与蒙方公民进行资金结算将十分普遍,国内对蒙图现钞的需求量缺乏持续支撑,蒙图现钞调入业务量上升空间不大。

蒙图现钞跨境调出业务有较好的发展前景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不断加深,二连口岸人民币需求上升、蒙图需求下降,必然导致国内蒙图存量增加,民间货币兑换市场蒙图现钞供需失衡,蒙图对人民币的民间汇率贬值,民间市场汇率价格优势减弱,通过银行渠道办理蒙图兑换人民币业务量逐渐增加。从这方面考虑,银行的蒙图库存预计未来成上涨趋势,蒙图现钞跨境调出业务有望成为重点。


  外币现钞跨境调运业务建议  

借鉴国际外币调运管理思路

我国目前经济发展情况不适宜完全放开外币现钞进出口业务市场主体限制,仍应该控制在商业银行和特许机构等范围内,但发达国家的外币调运市场竞争机制值得借鉴。二连口岸地区开展蒙图现钞兑换业务的银行仅有中国银行一家,形成了中国银行单方面的市场垄断局面,其兑换价格缺少市场调节,定价较高。鼓励其他金融机构、兑换机构参与现钞兑换业务,引入银行间价格竞争机制,各金融机构间自发形成价格竞争、服务竞争,有助于提升地区银行业整体竞争力,有利于蒙图兑换途径由民间兑换向官方兑换渠道转变。

开通现钞通关绿色通道

当前外币现钞调运业务频次低、金额小,人钞分离和长时间排队通关的资金安全风险隐患尚未充分显现。但从长远看,为保障外币现钞通关过程中资金安全,有必要开通现钞通关绿色通道。

银行需提升自身服务能力

蒙方边民入境采购通常当天回国,在银行兑换人民币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用于办理兑换业务和路程往返。银行应在蒙方边民集中采购的场所内设立外币代兑机构,便于蒙方及时兑换,节约时间成本。

相关部门应加大政策支持

蒙图现钞调运业务存在汇率不稳、成本较高、头寸调剂难度大、涉及部门多等多重困难制约业务发展。银行开展外币现钞跨境调运工作,不仅为展示银行自身业务综合能力,也是为担负起其作为地区经济发展重要参与对象的社会责任。地区经济建设发展需要多部门协同努力,地方各有关部门应加强沟通协作,简化外币现钞跨境调运业务各环节的手续、提升效率,针对银行实际业务需求,为银行提供切实可行的政策支持。


(作者单位为中国人民银行锡林郭勒盟中心支行)






上一篇:雄安新区数字货币试点推广问题探究
下一篇:“六稳”背景下对外直接投资与人民币国际化互动机制探究
当代金融家 2021年1期 总第187期
出版时间:1970年01月01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做好金融业标准化“十四五”发展规划
银行业金融机构落实“尽职免责” 应...
新形势下金融反腐与廉洁风险管理
商业银行业务联动营销效能提升之道—...
“十四五”期间的普惠金融发展
谈谈金融机构的声誉风险管理
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及 日本央行采...
未来银行的金融服务场景化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古希腊的德拉克马银币——外国货币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