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是东北振兴的重要基础

作者:戴相龙 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天津市原市长、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成员、国务院农村金融体制改革部际协助小组原组长 日期:2021-12-16 11:30:00

20220104113548.png


  导读  

东北振兴既要加强工业基地的建设,也要发展高新技术,扩大对东北亚的开放,同时还要更加重视乡村振兴。要通过发展新型农村合作经济,建设现代化的农畜产品生产和加工基地,相应地发展现代小城镇,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为东北振兴打下基础。


  正文  

2004年,国务院提出了东北振兴战略,当时重点是在工业的振兴。2016年、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两次视察东北,提出了乡村振兴要全面振兴,要打组合拳,要全方位振兴。

谈到东北振兴,我们一般习惯上先讲工业振兴,然后讲发展高新技术,扩大对东北亚的开放,这个说法是正确的。但是,我认为还需特别关注乡村振兴,这是东北振兴的基础。按照国家的统计公报和东北三省的统计公报,2020年我国GDP的工业增加值占比为37.8%,东北三省GDP(国内生产总值)的工业增加值占比为33.7%,相较全国低4.1个百分点。一些重点工业产品占全国的比例也在下降,如辽宁钢材产量在全国占比已经降到5.7%、大庆油田产量在全国占比15%、吉林省轿车产量在全国占比16%、黑龙江煤炭产量在全国占比1.5%等。

但是,东北三省的农业在全国的地位却越来越重要。东北三省农村人均耕地为10.7亩,全国农村人均耕地只有3.7亩。2020年,东北三省第一产业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4.2%,全国是7.7%;其中,粮食产量在全国占比14.2%,猪、牛、羊、禽的肉产量在全国占比11.3%。可见,乡村振兴是东北振兴的基础。东北振兴既要加强工业基地的建设,要发展高新技术,扩大对东北亚的开放,同时要更加重视乡村振兴。要通过发展新型农村合作经济,建设现代化的农畜产品生产和加工基地,相应地发展现代小城镇,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为东北振兴打下基础。


  发展新型农村合作经济是推进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的第一个十年,我国发展农民合作经济,开辟了促进农民走向富裕的道路。后来受人民公社化运动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合作经济逐渐消失、名存实亡。但在我国宪法中一直有合作经济的位置。

2004年,针对农民收入增长缓慢,有些地区还有所下降,中央恢复下发有关“三农”工作的一号文,直到如今。中发﹝2004﹞1号文提出要增加农民收入,其中一条重要措施就是推进农民合作组织的立法工作,发展农村合作经济。

2007年,国家公布了《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我国新型农村合作经济应运而生。所谓新型农村合作经济,应是指2007年《农民专业合作社法》颁布以后发展的,集生产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于“三位一体”的综合发展的合作经济。2006年,浙江省瑞安市成立了由农村各种合作经济组织参加组成的“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联合会”,简称“农合联”,得到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的肯定和支持。中发﹝2017﹞1号文件提出:要加强农民合作社规范化建设,积极发展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的综合合作。浙江省从乡镇一直到省,成立了多层次的“农合联”。“三位一体”的农村合作经济全国各地得到了蓬勃的发展。

新型农村合作经济与以往的合作经济不同,具有三项新的功能:一是服务功能。向社员提供更多方便、及时的服务。二是利益返还功能。长期以来供销社和农村信用社背离合作原则,向社会办业务,对其收税是合理的。但是,新型农村合作社经济组织实行社员制、封闭式经营,建议国家对其收益不征税,将收益以各种方式返还给社员,增加农民收入。三是联合功能。合作社把农民联合起来,合作联社把合作社联合起来,提高农民和农民合作社在国内外市场的竞争力。

发展新型农村合作经济是促进农民增收、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2020年我国已经完成了扶贫攻坚的任务,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35年要使我国“人民生活更为宽裕”。为实现这个目标,必须通过发展新型农村合作经济提高6亿农民的家庭经营收入。

我在农村调查中了解到,参加农民合作社的农户收入要比没有参加的农户收入平均高出30%左右。2016年全国农产品加工利润约有1.2万亿元,近几年农村商业银行系统利润年均约2500亿元,如果发展生产、供销、信用合作“三位一体”的新型农村合作经济组织,就可以把这些利润的一部分转移给农民。而且,可以促进人流、物流、资金流向乡镇集中,发展农产品的生产和加工基地,相应发展小城镇,促进城乡一体化。

公开资料显示,东北三省已经把建设全国的农牧产品生产和加工基地作为“十四五”规划的重要部分。吉林省提出要实施“秸秆变肉”、建设年产1000万头的肉牛工程,增加对我国城乡居民肉奶供应量。建议对农牧产品生产加工基地建设不仅要关注规模,还应调整生产关系,把合作经济的理念、制度、组织方式注入新型农牧产品生产加工基地的建设中,让农民得到更多利益的同时,带动新型小城镇建设,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


  推进乡村振兴是推进东北振兴的基础  

首先,县(市)乡(镇)党政主要领导对发展新型农村合作经济的工作要加强统一领导。

对县(市)乡(镇)主要领导来说,对发展农村合作经济采取“提倡、引导、支持”的态度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应承担领导组织的责任。发展合作社要吸取过去大搞合作化的教训,不要包办代替。同时也要看到,在涉及城乡居民利益的改革中,没有党和政府的领导是做不成的,也是做不好的。发展农民合作社,要遵从农民的意愿,要充分发挥农民合作社带头人的作用,更需要加强县乡党政的领导。要编制和组织实施当地新型农村合作经济发展的规划和年度工作计划,提出和执行好各项扶持政策,深入进行试点,逐步推广。同时,省一级要逐步成立合作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培养从事农村合作经济领导工作的党政领导干部。省辖市要成立合作经济经营管理培训中心,培养合作社的董事长和理事长。鼓励大学毕业生特别是农科大学毕业生到合作社任职创业。

其次,根据《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规定,有条件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可以积极开展农产品加工业务。

要支持有条件的农民和农民合作社,成立乡镇农产品加工合作社,对部分农产品就地进行初加工或深度加工。同时,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产品加工合作社,在县城或畜禽产品生产基地成立现代化的畜禽食品加工厂。最后,要把这些收益返回给农民。

再次,要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新型合作金融。

针对以往农村信用社已经直接和间接办成农村商业银行的情况,从2008年开始,中央一号文和其他文件连续十几次提出要发展新型农村合作金融,有关部门也连续多年进行了多个试点。新型农村合作金融有两类。第一类主要是在农民合作社内部开展资金互助,应坚持“会员制、封闭性、不吸储放贷、不提供固定回报”的原则,可以不成立独立法人,由农民合作社内部设立的合作金融服务部承担运营;参加资金互助的社员可以不入股,而是在第一次借款时拿出一部分作为风险准备金;可以设立与业务量相适应的少量“资金池”;利率按照当地农村商业银行执行;建议对资金互助形成的收益不纳税,将其收益按照风险准备金和存款借款的积分返回给社员;业务可以委托当地农村商业银行办理。第二类是当地社区农民兴办的农民资金互助社。

最后,建议东北三省要规划和创办新型农民合作经济示范社和示范区。

2021年3月,我到吉林省梨树县调查新型农村合作金融试点。梨树县面积3500多平方公里,总人口53万人,其中农业人口34万人,人均耕地10亩,常年粮食生产量40亿斤,人均粮食产量、粮食单产、人均供应商品粮等都在全国名列前茅。梨树县还建立了全国最大的生猪交易市场,一年交易量达到135万头,是全国瘦肉型商品猪基地。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四平市中心支行和梨树县政府提供的该县畜禽业发展情况资料,畜禽业产业链由四个部分组成,一是良种培育,二是育肥,三是屠宰,四是加工。该县一年出栏生猪135万头、牛13.5万头、羊17万头、禽1600万只。经过这四个环节,一头猪可以得到利润550元,一头牛可以得到利润1.2万元,一只羊可以得到利润1400多元,单只禽可以得到利润11元。

2020年梨树县畜牧产业产值为101亿元,总利润27.4亿元。利润主要分布在四个环节: 良种培殖环节利润为11亿元,育肥环节近8亿元,屠宰环节近2亿元,加工环节6亿多元。猪和牛的良种培殖由3家民营良种场和15家农民专业户提供,育肥主要在畜禽育肥专业户进行,屠宰和加工多数是在江苏省、浙江等省和上海市、北京市、长春市民营企业进行。猪、羊、牛的生产和屠宰、加工由1100个订单经纪人从中衔接。生猪调出量占出栏量的80%,出售给民营企业的占85%。肉牛调出量占出栏量的96%,出售给民营企业的占92%。用于猪、牛、羊运输的车辆有2000多辆。


  推进乡村振兴可以分步骤逐步实现  

综上所述,上述产业链是在看重民营经济、看淡合作经济大背景下逐步形成的,对增加农民收入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在这种产业链下,农民和农民专业户在育肥环节获得的利润仅占产业链全部利润的27%,即使加上农民专业户良种供应的利润,农民得到的利润仍然不到产业链全部利润的一半。此外,把大量活畜运输到远离生产地的地方进行加工,也不利于生态环保和提升食品质量,同时还增加了食品销售成本。大量畜牧活体调运到城市加工和销售,既不利于在县域发展加工业,也不利于小城镇建设和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

因此,建议对当前东北大宗畜牧产品生产、加工和销售的管理体制利弊一并进行评估。逐步建立由国家扶持、以合作经济组织为主体、就地加工销售、将主要收益返回给农牧民的畜牧生产、加工和销售管理体制。在难以一步到位的情况下,可以通过以下步骤逐一实现。

第一,由国家扶持、以政府和农民专业户为主,发展畜牧业良种培育和供应基地。良种场以优惠价格向畜牧饲养户和专业户提供良种。

第二,发展适度规模的畜禽生产专业户、家庭农牧场,成立畜禽专业合作社。为畜禽育肥专业户提供各种服务,包括做好防疫环保工作。

第三,以农牧专业户和农牧专业合作社为主,组建农牧产品加工合作社。在乡镇进行粗加工,或者一部分深度加工,在县城或农牧产品生产基地进行精加工,建设现代化的规模较大的加工厂。畜牧产品加工合作社可以吸收一部分民营资本作为合作社的优先股,也可以招聘社会上办得好的畜牧产品加工企业的职业经理和专业人才,为农民畜产品加工合作社从事经营管理。加工合作社的利润,绝大部分也应返回给农民。

第四,农产品加工合作社可以内设畜牧业加工食品销售部。建立畜禽食品信息网络系统,开展网上交易,定期召开“梨树白猪”“梨树肉牛”交易会,逐步建立区域性乃至全国性畜牧加工食品销售中心。

第五,建议各级财政税收部门、国家政策性银行和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等,对建立新型的农牧产品生产、加工和销售基地建设给予长期普惠性支持。


  编制县域乡村振兴规划,提高县域金融服务水平  

除了与大城市密切相联系的县级市外,大部分县(市)还应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编制2035年乡村振兴计划、五年乡村振兴规划和年度乡村振兴工作计划,使乡村振兴既有方向,又分步骤,循序渐进。县域金融部门要根据这些发展规划和年度工作计划,提高县域金融系统对乡村振兴的整体服务水平。

当前提出的改进县域金融服务,侧重于增加金融机构,增加金融服务量,降低利息,降低费用,提升服务的方便灵活程度。但客观来看,目前我国各个县里的金融机构已不算少,重要的是如何发挥县域金融体的合力。现在,各金融机构服务只注重一个产业、一个企业、一笔贷款,而对县城经济整体发展的要求了解不够,银行和银行之间的联系也不够,不能主动促进各产业协调发展,导致金融资源的很大浪费。

建议各县(市)可考虑成立一个由县(市)有关领导主持、人民银行县支行协助、有关金融机构参加的“乡村振兴金融服务协调会”。由县(市)领导和有关部门介绍县(市)乡村振兴的中长期发展规划和年度工作计划及金融服务需求,有关金融部门介绍乡村振兴的金融服务措施,加强金融机构之间的了解和合作,促进县域经济各个产业的协调发展。

同时,长远来看,一些现有的中心镇经过10年左右会发展成为数万人居住的现代县城卫星镇,但这些中心镇有很多还没有乡镇建设规划,建设杂乱无序。因此,一个县(市)至少要成立一家乡镇建设投资公司,对乡镇特别是中心镇的发展进行规划和建设。乡村振兴中,农村的大型生产设备越来越多,利用率却偏低,因而还可以考虑在县(市)成立农村大型设备租赁公司,提高农村大型设备周转的使用率。





(作者为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天津市原市长、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成员、国务院农村金融体制改革部际协助小组原组长)






上一篇:“书雕”
下一篇:“十四五”时期东北振兴应当取得的新突破
当代金融家 2021年12月 总第198期
出版时间:2021年12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新形势下金融控股集团发展战略思考
商业银行正加快向“数字化风控”转型
加强征信信息风险管控之道
完善FTP管理体系 应对利率市场化挑战
个人线上信贷业务征信合规情况考量
浅谈资本项目保证金账户管理改革
加快面向东盟的金融开放门户建设
商业银行应对网络舆情的痛点与对策
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几点思考
后危机时代 金融监管改革与重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