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秀福:符合我国特点的信托税制急待建立

作者:屈 燕 日期:2021-04-07 10:26:25

20210414102324.png

慈善信托与慈善捐赠的功能和作用相似,却不能享受与慈善捐赠一样的税收优惠。根据规定,只有经登记认定的基金会、慈善会、社会团体等慈善组织才可以在慈善捐赠时享受免税或抵税的优惠政策。税收优惠缺失已成为制约我国慈善信托发展的重要因素。


作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信托监管部主任,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赖秀福对信托业的关切和念兹在兹是有目共睹的。

早在2019年两会上,他就提出,原《信托法》的部分条款已相对滞后,不能适应信托业快速发展的趋势,建议全国人大尽快启动《信托法》的修订工作。在2020年两会上,他又提出,应进一步强化信托机制在涉众性社会资金管理方面的推广应用,使之成为维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有益工具。

进入2021年,赖秀福在最新一届两会上进一步提出:应建立符合我国特点的信托税制。比如,慈善信托与慈善捐赠的功能和作用虽然相似,却不能享受与慈善捐赠一样的税收优惠。根据相关规定,只有经登记认定的基金会、慈善会、社会团体等慈善组织才可以在慈善捐赠时享受免税或抵税的优惠政策。可以说,税收优惠缺失已成为当前制约我国慈善信托发展的重要因素。再如,家族信托作为综合性财富管理工具,兼具优化财富结构、正向积累、安全传承和合理流动的功能,可以有效满足高收入和较高收入家庭的财产保护、运作和传承等需求。而我国家族信托发展的诸多障碍中,税收却是最基础、最迫切待解的现实因素。


税优缺失已严重制约我国慈善信托发展

自2016年《慈善法》及2017年《慈善信托管理办法》实施以来,我国慈善信托事业迎来快速发展。自2016年1月至2021年2月,共有61家信托公司成立了545笔慈善信托业务,初始募集金额25.83亿元,涉及扶贫、环保、教育、医疗卫生等各个领域,在汇聚社会力量扶危济困、恤病助残、保护生态、促进社会和谐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信托公司通过慈善信托的方式积极支持疫情防控,2020年全行业25家信托公司共受托设立抗疫相关慈善信托89单,财产总规模1.62亿元,定向用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支出,贡献了行业力量。可以说,慈善信托作为一种新型慈善模式,已在社会上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和重视。

“总体来看,在开展慈善事业时,运用慈善信托可以具备四方面优势。”赖秀福表示。

一是能够更好地体现委托人的意愿。委托人在设立慈善信托时,可以通过信托合同的方式与信托公司约定慈善信托的目的、慈善信托财产使用及管理运用方向等内容。在慈善信托运行期间,委托人有权了解信托财产的管理运用、处分及收支情况,并有权要求受托人作出说明,从而可以灵活、直接、透明地实现自身的慈善目的。二是监督管理更规范。信托公司作为金融机构,受托行为接受金融监管部门监管,并在慈善信托管理运用的全流程均有比较完善的制度规范。此外,还可以通过引入监察人机制与编制披露年报等方式,进一步确保慈善资产运用得到有效监督。三是保值增值性更强。慈善信托以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可以发挥信托公司经营综合性和灵活性的优势,跨市场配置信托财产,提高信托财产保值增值能力。四是运作方式更灵活。慈善信托的年度慈善支出比例或数额由慈善信托文件约定,不受年度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70%”等规定的限制,可以按捐赠人的意愿更好地达成慈善目的。

“但必须承认,税收优惠政策的缺失已成为制约我国慈善信托发展的重要因素。”在赖秀福看来,其制约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我国尚未形成明确且明晰的慈善信托税收优惠制度体系。一是针对捐赠人的税收优惠制度缺失。根据现行法律法规对慈善捐赠的规定,企业进行捐赠时,在捐赠年度产生以及之前年度结转的公益性捐赠支出,可以将不超过年度利润总额12%的部分进行税前抵扣,超过年度利润总额12%的部分准予结转以后三年内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个人捐赠时,纳税义务人则可享受不超过应纳税所得额30%的税前抵扣,但对于慈善信托则难以明确享受此项优惠。二是针对受托人的税收优惠制度缺失。根据《慈善法》《关于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有关问题的通知》,慈善组织具备公益性税前扣除的资格,而针对信托公司享有的税收优惠政策在《慈善法》《慈善信托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中仅有原则性表述,未有可操作性细则出台,导致同为慈善信托受托人的信托公司对慈善信托收取的管理费无法比照慈善组织享受税收优惠。三是针对受益人的税收优惠制度缺失。《慈善法》第八十一条规定,受益人接受慈善捐赠,依法享受税收优惠。但对慈善信托来说,却未明确受益人可以享受相应政策。四是针对慈善信托项目本身税收优惠制度缺失。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财政部 税务总局关于资管产品增值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2018年1月1日起,资管产品管理人运用资管产品的过程中发生的增值税应税行为也需要缴纳增值税。由于我国尚未出台关于慈善信托的税收优惠政策,慈善信托受托人在产品运营过程中产生的利息收入、金融产品转让收益等增值收益,也要根据项目缴纳增值税。

其次,信托公司无权提供可抵扣的捐赠票据。根据《慈善法》规定,接受捐赠的慈善组织可以向捐赠人开具由财政部门统一监(印)制的捐赠票据。但对信托公司却缺少相关规定,导致捐赠人委托信托公司设立慈善信托时,无法获得可抵扣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的捐赠票据。

最后,慈善信托要在各个环节承担多种税收负担。对委托人来说,向受托人转移信托财产尤其是非货币性财产时,会涉及增值税、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如转移的是不动产,还涉及契税。对受托人来说,信托公司运作信托财产产生的收益会涉及增值税、流转税等。对受益人来说,所取得的财产会涉及所得税等。在慈善信托运作阶段订立、领受的各种具有法律效力的凭证,也会产生相应的印花税。


可比照慈善捐赠落实慈善信托税优政策

在赖秀福看来,慈善信托属于公益信托,根据税收公平原则,不论是向慈善组织进行慈善捐赠,还是通过慈善组织或信托公司成立慈善信托,相关当事人都应当享受与慈善捐赠相同的税收优惠待遇。他举例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公益信托的信托财产及其收益,不得用于非公益目的;《慈善信托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慈善信托财产及其收益,应当全部用于慈善目的;第四十三条规定,慈善信托终止,没有信托财产权利归属人或者信托财产权利归属人是不特定的社会公众,经备案的民政部门批准,受托人应当将信托财产用于与原慈善目的相近似的目的,或者将信托财产转移给具有近似目的的其他慈善信托或者慈善组织;故慈善信托与慈善捐赠实现社会公益功能的本质是一样的,唯一目的都是用于慈善。”

因此,应比照慈善捐赠,落实慈善信托的税收优惠政策。

“一是优先落实设立环节的税收优惠。准予委托人在计算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的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慈善信托财产部分。”赖秀福说。

二是准予委托人在交付非货币财产设立慈善信托时,无须就财产增值部分缴纳企业或个人所得税。

三是实行慈善信托的税前扣除资格认定。比照慈善组织的“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资格”认定,慈善信托的税前扣除资格可由受托人所在地省级以上民政部门和同级财政、税务部门联合确认,由上述部门在次年3月31日前联合发布公告,明确慈善信托的税前扣除资格。

四是凭备案文件享受税收优惠。委托人凭慈善信托文件、慈善财产交付证明、民政部门备案回执、慈善信托税前扣除资格认定等材料,就设立慈善信托财产进行抵税。

五是分别完善各类非货币财产设立慈善信托的税收优惠政策。比照《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 民政部关于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有关问题的通知》(财税〔2008〕160号)、《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通过公益性群众团体的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有关问题的通知》(财税〔2009〕124号)、《财政部 税务总局关于公益股权捐赠企业所得税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16〕45号),企业或个人以动产、不动产、股权、无形资产设立慈善信托享受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的税收优惠,以交付财产的公允价值为依据确定财产转让收入额,若无公允价值或无法证明其公允价值,则以取得上述财产时的历史成本为依据确定捐赠额。同时建议对企业或个人以不动产等财产设立慈善信托的行为,分别制定土地增值税、契税等税收优惠政策。

六是进一步明确以非货币财产设立慈善信托不征增值税。虽然现行《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实施办法》第十四条规定“下列情形视同销售服务、无形资产或者不动产:……(二)单位或者个人向其他单位或者个人无偿转让无形资产或者不动产,但用于公益事业或者以社会公众为对象的除外”,使得对“用于公益事业”的界定并不清晰,难以实际操作。因此,赖秀福建议应进一步明确,企业或个人以动产、不动产、无形资产设立慈善信托,用于慈善事业的,不征收增值税。

七是分步推进落实慈善信托运行环节和支出环节的税收优惠政策。在运行环节,主要涉及慈善信托财产管理运用收益产生的增值税、所得税和印花税问题;在支出环节,主要涉及受益人获得信托利益的所得税。“未来,对上述税种也应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赖秀福再次强调。


符合我国特点的家族信托税制急待建立

截至目前,我国税务实践中对信托业务课税并无特殊规则,仍然使用一般经济活动的税收规则,将信托财产过户“视同交易”。赖秀福指出,对家族信托而言,其受益人通常为本人、子女、父母等家庭成员,因此所谓“信托财产过户”,应当视同直系亲属赠予、继承等,予以免税。“实务中的‘视同交易’加大了居民设立家族信托的税收负担。”他说,“实际上,目前全球约有50个国家和地区可以提供不同形式的离岸家族信托业务税收优惠,以吸引全球高净值人群及其家庭财富。”

为更好完善我国家族信托税收政策,避免高净值人群以境外投资、财富传承、税收筹划等作为信托目的,将财富转移至境外,这位始终强调“信托展业应依法合规、严控风险”的信托监管部门负责人认为,当前急需完成以下三方面工作。

第一,探索建立符合我国特点的信托税制。一是明确家族信托下的财产转移视同继承或赠与。建议尽快明确对于受益人为子女、父母等符合条件的家庭成员的家族信托,信托财产转移和收益分配视同继承或赠予,按照业务实质课税。二是研究符合我国特点的信托税制。借鉴信托税制国际经验,明确信托税收原则和政策,为家族信托业务丰富发展提供税制保障。三是探索家族信托税收优惠试点。结合海南自由贸易港等自贸区建设,借鉴国际财富管理中心建设经验,明确税收优惠政策,探索境内离岸信托试点,吸引境内外财富参与国家经济建设,提升财富管理的国际竞争力。

第二,发挥税收政策引导作用。一是建议落实慈善信托税收优惠政策,准予委托人在计算所得税的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置入慈善信托部分。二是研究适当予以税收优惠,鼓励居民选择在境内设立家族信托,鼓励信托公司增加家族信托业务供给,促进居民财富有效管理,向社会资本有效转化。

第三,完善配套机制和实践基础。一是完善信托法律环境。建议修订《信托法》,落实《民法典》有关规定,细化信托财产转移、登记、受益权确权等相关法律和司法实践,为进一步完善信托税制提供依据。二是完善相关配套机制。推动建立信托财产登记制度,提升信托受益权透明度,为落实税收政策、加强税收征管提供便利。三是丰富信托实践基础。引导信托公司顺应财富管理时代需要,加强家庭财富管理能力建设,培育践行良好信托文化,以高质量供给激发需求,创造实践。      








上一篇:"气候变化"
下一篇:碳中和目标下信托行业的绿色可持续发展
当代金融家 2021第8期 总第194期
出版时间:2021年08月12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党建与业务工作坚持六个“双融合”
浅析绿色贷款及绿色贷款统计制度
商业银行业务联动营销效能提升之道—...
建设银行:打造普惠金融大格局
新形势下金融反腐与廉洁风险管理
持续深入全面践行金融为民理念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十四五”期间的普惠金融发展
银行业金融机构落实“尽职免责” 应...
古希腊的德拉克马银币——外国货币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