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银行:百年大行“断腕求生”

作者:高 奥 中国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 日期:2020-01-03 12:36:51

导读

德意志银行宣布,将大规模削减投资银行业务,预计将在全球裁员20%(约1.8万人)。本文从业务结构、风险水平、成本负担三个方面剖析了德意志银行的经营困境,旨在探究德意志银行战略转型的原因,并为我国银行转型发展探求有益启示。


正文

2019年7月7日,深陷监管处罚、法律诉讼、营收下滑、成本攀升等经营困境的德意志银行宣布实施重大战略转型,重构业务板块、削减投行业务、大力压降成本、加大科技投入、强化资本管理,以求提升集团盈利能力、提高股东回报,并推动长期增长。这家成立于1870年、拥有近150年历史的德国第一大银行,曾跻身全球前五大投行之列,总资产排名一度位居世界第二。此次在经营困境下被迫实施重大战略转型,能否通过自我革新谋求新生、转危为安尚未可知,百年大行的“壮士断腕”之举发人深省。


从五方面推进重大战略转型

德意志银行的此次战略转型有以下五大重点举措。

一是以客户为中心重构四大业务板块。转型前,德意志银行德意志银行主要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公司与投行(CIB)、个人与商业银行(PCB)、资产管理(AM)。此次战略转型德意志银行将以客户为中心重构四大业务板块,分别是个人银行、新设的公司银行、资产管理、投资银行(见表1)。与此同时,德意志银行还计划着力提升各业务板块的数字化经营水平。

二是大力削减高风险投行业务。德意志银行将退出原公司与投行(CIB)板块下的股票销售交易业务,并降低在固定收益销售交易业务的资本占用,尤其是利率相关业务。调整后,德意志银行的投资银行板块将聚焦其最具竞争力的业务,主要包括债券融资、固定收益证券、财务顾问等。

三是大力压降经营成本。截至2019年3月末,德意志银行全球员工数9.1万人,此次转型德意志银行将在全球裁员20%(约1.8万人),于2022年之前将员工规模裁减至7.3万人,涉及裁员人员均属于投行相关业务,将创造2008年以来投行领域的最大规模裁员,预计共压降成本约60亿欧元。

四是加大科技与内控投入。德意志银行将设立一个独立的科技部门,负责优化全行IT基础设施,并计划于2022年之前投入130亿欧元用于科技与创新,以驱动全行数字化经营和创新发展。与此同时,德意志银行承诺于2022年之前投资40亿欧元提升内控水平,并将通过合并风险、内控、反金融犯罪板块来强化内控流程、提高内控效率。

五是强化资本管理。德意志银行将设立资本释放单元(Capital Release Unit,CRU),全权负责对2880亿欧元的杠杆敞口及740亿欧元风险加权资产进行缩减或处置,以期于2020年将杠杆率提升至4.5%,并于2022年提升至5%。其中,计划缩减的2880亿欧元杠杆敞口包含1700亿欧元股票类和790亿欧元固定收益类杠杆敞口;计划缩减的740亿欧元风险加权资产,包括380亿欧元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加权资产以及360亿欧元操作风险加权资产。


战略转型三大动因

深陷盈利颓势、风险承担过高、成本负担过重是德意志银行战略转型三大动因。

2015年以来,德意志银行盈利颓势难以扭转,业务结构调整势在必行。

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德意志银行的公司与投行(CIB)板块下的自营交易业务遭受重创,导致德意志银行2008年亏损38.35亿欧元。危机后,尽管通过调整交易策略于2009年实现盈利快速反弹,但面对欧洲经济持续下行、全球资本监管加码、同业加速转型等经营形势,德意志银行的盈利反弹并未持续。2012年以来,德意志银行营业收入呈收缩趋势,尤其是2015年巨亏约68亿欧元,并连续3年亏损,经营转型的紧迫性愈发增强。

一是公司与投行板块营收贡献逐年下滑,个人与商业银行板块营收相对稳定,且贡献逐年上升。根据2018年年报划分,此次战略转型前,德意志银行主要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公司与投行(CIB)、个人与商业银行(PCB)、资产管理(AM)。公司与投行板块是德意志银行第一大营收支柱,营收贡献度持续超过50%,但2016年以来该板块营业收入连续3年负增长且营收贡献度逐年下滑,2018年实现营收130.46亿欧元,较2015年降幅达30.97%。个人与商业银行板块是德意志银行第二大营收支柱,近年营收水平相对稳定,持续保持在100亿欧元左右,且营收贡献度持续上升,2018年达到40.12%,较2015年提升8.4个百分点。资产管理板块对德意志银行营收贡献约9%左右,但近年营收持续负增长,2018年实现营收21.86亿欧元,较2015年减少27.52%。公司与投行板块、个人与商业银行板块的营收贡献反向变动,促使德意志银行此次大刀阔斧地实施业务结构调整。

二是股票销售交易业务近年营收持续大幅负增长,拖累公司与投行板块整体表现。德意志银行的公司与投行板块主要可分为销售与交易(S&T)、全球交易银行(GTB)、财务顾问(O&A)三类业务,2018年对公司与投行板块营收贡献度分别为56.09%、29.39%、14.83%。近年来,三类业务营收持续负增长,且营收贡献最大的销售与交易业务营收降幅最大,2018年、2017年营收降幅分别为15.7%、11.58%。具体来看,销售与交易业务又分为股票销售交易(S&T-Equity)、固定收益销售交易(S&T-FIC)两类业务,2018年对公司与投行板块营收贡献依次为15.00%、41.09%,其中,股票销售交易业务是近年公司与投行板块项下营收降幅最大业务(2016~2018年营收累计下降28.86%)。这表明,股票销售交易作为公司与投行板块项下营收最主要来源,却成为盈利最大拖累,导致德意志银行在此次战略转型中决定彻底退出股票销售交易业务。

衍生品风险承担过度,亟待强化风险收益平衡。

从衍生品规模看,德意志银行衍生品名义本金规模相比于自身资本规模过大。截至2018年末,德意志银行持有的衍生品名义本金规模为43.5万亿欧元,与摩根大通、花旗和高盛持有规模相当。如果以股东权益为基准消除规模效应,2018年摩根大通、花旗、高盛和德意志银行持有的衍生品名义本金分别是其自有资本的188倍、234倍、463倍和635倍。这表明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名义本金规模相比于自身资本规模远大于同业。

从衍生品分布看,德意志银行衍生品交易过度集中于利率衍生品。近年,德意志银行衍生品交易持续超过80%集中于利率衍生品。2018年末,德意志银行利率衍生品名义本金规模占比81.91%,该比重高于摩根大通(69.7%)、花旗(61.3%)、高盛(76.2%)。德意志银行利率衍生品集中度较高的业务结构,风险分散程度较低,容易受到利率市场波动影响。

从衍生品净市值看,权益衍生品呈现大额负净市值。衍生品的净市值可以用于衡量衍生品盈亏水平,近年利率衍生品和外汇衍生品持续保持可观的正净市值,是德意志银行衍生品交易获利的主要来源,而权益衍生品则持续为负净市值。2018年,德意志银行利率衍生品、外汇衍生品的净市值分别为212.31亿欧元、36.64亿欧元,盈利表现远优于其他衍生品交易,而权益衍生品净市值-38.43亿欧元,是衍生品中净市值最低的。

多重成本负担叠加,降本增效迫在眉睫。

一是信用评级下调,负债成本攀升。近年来,评级机构普遍下调德意志银行信用评级(见表2)。信用评级下调势必会造成市场信心下挫,并导致负债成本攀升。2016~2018年,尽管德意志银行负债规模逐年减少,但利息支出却逐年增加(3年利息支出依次为104.36亿欧元、111.64亿欧元、116.01亿欧元)(见表3)。

二是监管罚单和法律诉讼重压之下,成本负担“雪上加霜”。金融危机后,全球各级监管机构针对金融机构不当行为的监管和处罚日益趋严。2015年以来,德意志银行接连收到美国、英国等监管当局的高额罚单,罚款主要针对德意志银行业务经营的违规操作,迄今为止罚金总额已超过100亿美元。如表4所示,2015~2017年德意志银行连续3年亏损较大程度受累于因违规经营产生的高额诉讼费与罚款。


相关启示

总体来看,无论是盈利深陷颓势,还是衍生品风险承担过高,抑或是罚款、负债等成本攀升,这些迫使德意志银行转型的动因归根结底还是源于其前期战略方向误判、投资并购盲目、业务策略激进、投行板块过度扩张、合规风险意识薄弱。通过探究德意志银行转型动因和转型方向,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有益的启示。

夯实零售银行战略基石。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迅猛发展、居民消费不断升级、客户需求行为模式改变、互联网金融跨界竞争加剧,各家商业银行都在加力提速推进零售业务转型发展,零售业务已成为银行竞争突围的新发力点。特别是在当前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形势下,我国商业银行需要充分认识零售业务抗周期性特征,坚持深化改革和创新驱动,持续发挥零售业务对银行经营行稳致远的“压舱石”和“稳定器”作用。

持续提升资本管理水平。近年,德意志银行风险加权资产增长过快消耗了大量资本,此次大力收缩投行业务,正是在资本约束下对高风险资产和高资本消耗业务的割舍。资本是银行防范风险、吸收损失的重要防线,是银行发展规模和展业边界的刚性制约。为了确保安全经营、商业可持续,商业银行既需积极探索新型资本工具和各类融资工具,拓宽外部融资渠道;同时也需牢固树立资本刚性约束理念,优化经济资本配置,大力发展轻资产轻资本型业务,努力降低资本消耗。

稳步推进综合化经营。前期,德意志银行为了扩张经营版图,加大对全球证券、保险等机构并购力度,但整合并不成功。近年德意志银行持续深陷经营困境表明,过于盲目、激进的扩张不仅没有带来盈利的提升,反而因全球多线作战大伤元气。此次,德意志银行大幅削减投行业务并在全球裁员20%,体现了其对综合化经营策略的调整。近年来,随着客户金融服务需求日益多元化、综合化,商业银行都在着力提升综合化金融服务能力。与此同时,商业银行还需坚持综合化经营对银行核心业务功能补充作用的战略定位,量力而行,稳健发展。

加快推进数字化转型。当前,随着数字科技的快速发展与广泛深度应用,金融业正面临来自经济面、行业面、市场面的革命性变化,金融科技已成为银行转型发展的新动能、战略竞争的新高地。实施数字化转型已普遍成为全球各大银行增强市场竞争力、确保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我国商业银行应积极推动数字科技在产品创新、客户服务、风险控制、运营管理等方面的落地应用,加快打造数字化时代金融竞争中的核心竞争力。

守牢全球合规风险底线。反思德意志银行经营困境,导致近年连续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在于合规风险带来的多起大额监管处罚。金融危机后,全球金融监管形势日益严峻,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等领域的监管合规要求不断提升,银行国际化发展所面临的合规风险不容忽视,监管处罚对经营成果的侵蚀威力不容小觑。我国商业银行在拓展境外机构布局的同时,应牢固树立合规经营理念,坚守全球合规风险底线。

切实防范战略风险。当前全球政治经济局势复杂多变,全球经济“减能”回落,国内经济“减速”提质,银行经营发展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日益增多,战略风险日益加大。在这样的经营形势下,我国商业银行需深刻认识战略风险冲击影响的特殊性,密切关注外部经营环境变化,加强对经济金融新动向、国家重大战略等重点领域的研究分析,准确把握政策走向、前瞻性预判市场走势,动态调整风险偏好和投资策略,在有效防范风险的同时寻求业务发展机遇。 





上一篇:2019年人民币外汇波动率变动分析
下一篇:区块链与货币“去中心化”
当代金融家 2020年第6期 总第180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银行业金融机构落实“尽职免责” 应...
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的三个层次
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及 日本央行采...
做好金融业标准化“十四五”发展规划
新冠疫情给银行转型带来“新思维”
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经济金融应对之策...
中国应对疫情的政策工具选择
服务信托的内涵和发展空间
新形势下金融控股集团发展战略思考
包买行视角下的福费廷业务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