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竞争胜败的关键:位置、力量、资源

稿源: | 作者:赵志宏 日期:2014-07-31 18:43:38

面对金融脱媒、互联网跨界竞争和利率市场化集体逆袭,正在思考战略转型方向的银行家可加以借鉴。马汉所总结的基本原理之一:任何地方的战略价值取决于以下基本条件,位置、力量、资源

  马汉所总结的基本原理之一是,“任何地方的战略价值取决于以下三个基本条件”:位置、力量、资源。面对金融脱媒、互联网跨界竞争和利率市场化集体逆袭,正在思考战略转型方向的银行家可加以借鉴。

  《海军战略》(Naval Strategy: Compared and Contrasted with the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Military Operations on Land)一书是美国海军学院院长、海军少将、历史学家、理论家艾尔弗雷德·塞耶·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1840~1914年)于1887年至1911年间在美国海军学院讲授海军战略和多年研究而成的著作,是作者关于海军战略实践总结理论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世界上第一部海军战略理论专著。虽然本书成书至今已是百岁高龄,武器和作战形式已然发生巨变,但是作者阐述的“基本原理”却历久弥新,对于因为金融脱媒、互联网跨界竞争和利率市场化集体逆袭,正在思考战略转型方向的银行家而言,似颇有可借鉴之处。

\
  《海军战略》一书的作者:美国海军学院院长、海军少将、历史学家、理论家艾尔弗雷德·塞耶·马汉
 
  马汉所总结的基本原理之一是,“任何地方的战略价值取决于以下三个基本条件”:位置、力量、资源。
 
位置
  位置是战略价值的基础。马汉在书中反复引用拿破仑的名言,“战争就是处置位置”,并强调“中央位置”对于形成内线优势的关键作用,控制中央位置,即可俯瞰战场,占尽地利。
  在移动互联时代,商业银行、电商、第三方支付企业,谁能占据连接客户金融需求与供给的“中央”位置?这取决于谁能够成为客户身边的每日银行,提供随时随地的金融服务,提供价值交付结果的综合金融服务,而不是一定要客户赶赴网点才能满足需求,也不是一定要客户签署各类复杂产品服务合约而得不到简捷整合的金融服务。
 
\
  在移动互联时代,商业银行、电商、第三方支付企业,谁能占据连接客户金融需求与供给的“中央”位置?这取决于谁能够成为客户身边的每日银行,提供随时随地的金融服务
 
  商业银行从客户的账户出发,依托人民银行大、小额清算系统、银联等支付结算平台,能在最短时间内到达客户金融结算交易的任何一点,这是“中央”位置的优势。
  位置的价值不言而喻,但是具体评价一个位置的战略价值,还要了解其是否能被以适当的方法绕过,一旦开辟了新的航道,旧位置的战略价值势必随之削弱,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的出现都创造了新的战略位置。商业银行掌握客户账户的位置优势也存在同样的忧虑:从发展态势上来讲,“影子银行”分流商业银行业务的份额越来越大,例如信托、担保、典当行、地下钱庄、货币市场基金、类似私募基金、小额贷款公司、民间融资等;高收益、高流动性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对商业银行存款的“虹吸”作用愈演愈烈,例如以余额宝、百度“百发”、淘宝保险为代表的网络基金、网络理财、网络保险销售;金融的互联网居间服务造成银行新增利润“管涌”难以控制,例如以支付宝、财付通、银联在线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以人人贷、宜信、拍拍贷为代表的P2P信贷,以众筹网、点名时间为代表的众筹网络。这就会使“中央位置”的战略价值降低,同时,不仅使得商业银行实际利差在2013年四季度至2014年上半年期间被迅速缩窄(商业银行理财产品价格水平已超过余额宝存款利率),也使得2013年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和五大股份制银行存款总和仅增长9.8%,明显低于贷款12.9%的增速,从整个中国银行业来看,零售贷款增长超过零售存款增长近9倍,已经面临可持续性增长问题。因此,商业银行作为其中被“蚕食”的主要对象,亟待通过战略转型和产品服务创新造就新的地貌。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应当发挥金融服务品种齐全、线上线下渠道整合方便(O2O)的优势,沿着公司客户的生产交易链条,以及个人客户的生活消费链条,提供综合金融服务,获取不可替代的价值创造优势。这种新的地貌应使“中央位置”的优势凸显出来,使客户能够体验到,通过商业银行的精益服务才能更快捷地走到他们想要去的地方,其他途径只能绕远,或十分零散,可能增加混乱。

力量
  再好的位置,如果不善加利用,也无法形成价值,而利用位置,则必须有力量。在马汉的基本原理中,力量来自舰队、要塞等军事单位,只有足够的力量才能发挥充分位置的作用。对于商业银行而言,这个力量包括“硬实力”和“软实力”。
  “硬实力”指的是银行的网点数量、ATM等机具数量、员工数量、产品数量、渠道覆盖面等规模优势;“软实力”指的是银行面向服务的业务架构和IT架构能力,也就是说,银行业务的标准化、组件化、参数化程度越高,则不需IT开发或只需少许IT开发的新产品服务配置能力越强,力量的投入产出效率越高。这种“软实力”在目前对创新速度要求更高的互联网金融环境里,在对综合、动态定价要求更灵活的利率市场化环境里尤为重要。
  马汉在书中强调,力量的使用原则不外乎一点--“适度集中”,“处置位置”的目的也就在于此,通过位置的选择,形成局部优势,这是最有把握取胜的方法。对于马汉而言,这甚至是舰船设计的指导原则。作为银行家来看,应将业务架构及反映其内容的业务模型视作其最强的力量,银行的力量“适度集中”于标准化的业务组件和参数能力上,以标准化的银行投入适应差异化的客户需求产出,更为精益地使用银行的力量,从而发挥更大的效力,这将使银行家最终具有发挥位置优势所必需的力量。这种力量发挥好了,商业银行综合金融服务的位置优势就会以可重复使用的标准化模块,适时、适地得以精益展现。
  例如,展现在对私人银行客户包含综合账户管理、资金归集与划转、现金增利、财富管理、交易补款、综合账单等“管家服务”上,展现在对公司客户涵盖现金管理、贸易融资和托管业务在内的“交易银行”服务上,展现在基于移动互联环境下大众化“客户定制”响应能力,展现在类似于建工企业资金管理、造价咨询、资金监管等分行业“链条整合”综合金融服务能力上,展现在对何种客户来到何种渠道办理何种业务进行大数据分析基础上,展现在广泛依托于银行内部或合作伙伴各类物理或数字渠道精准配置或主动推送产品服务组合的“智慧银行”能力上。

资源
  资源,这是战略价值持久性的决定因素,“资源的丰富与贫乏的利与弊,尽人皆知”。马汉考察的是海权论,偏重海洋的贸易价值,一个具有丰富资源的位置,将会具有更大的贸易潜力,会吸引更多的航线,位置的重要性会不断增强。同时,资源也是战争的必需品,海军场站、前进基地的选择都会考虑据点周围的资源情况,既包括自然资源,也包括外交等社会资源。
  考虑到业务架构和业务模型工作的特殊性,金融是一种较为纯粹的智力活动,因而,人才是首要的资源因素。根据银行家对业务架构和模型预期达到的高度、力量的期望,如果配置充足的人才可以协助业务、IT处理各类棘手问题,整个团队的价值就会不断提升。
  这个时代是人人自称“屌丝”而内心自以为是“白富美”和“高富帅”的时代,但是人力培养需要漫长的过程,人力不等于人才。这里说的人才是具备精深业务洞察力和熟练业务建模能力的双料人才,对于一般业务人员而言,“原理无论如何正确,不过是根据客观的权威所作出的论述而已,而他的内在的信念和鉴别对于这些论述的正确性尚未予以证实,只有内在的信念和鉴别才能在需要的时刻产生力量”,解决这个问题就涉及了银行的第二项重要资源--模型资产。

\
  澳洲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使用Exadata实现了数据库云服务,有效提升了性能、节约了成本。图为该银行总部大楼
 
  现实中每个银行都“或全或窄”、“或优或劣”地拥有自己的业务架构及模型资产,业务模型从应用的角度反映了银行业务结构,从组件的角度反映了银行能力结构,只有这两个方向上的准确,才能使银行获得不断前进的阵地。如果一个银行拥有卓越的、逻辑化的业务模型资产资源,那么同一项银行业务就可以随时审时度势、因地制宜地进行流程运营调整。
  例如,考虑到O2O因素由特约商户前台处理,考虑到降低运营成本和专业风险控制因素由后台集中处理,考虑到业务高峰期的调峰因素转由外包处理,这些调整应依托于灵活快速、低成本的IT系统组件化、参数化配置,而不是动辄重新设计开发,这才能在移动互联和智慧物联环境下,获得客户服务竞争优势。拿破仑说,“在战场上,最为巧妙的灵感往往不外是回忆而已”,优秀的业务模型资产就是银行精英们的共同“回忆”,并给客户带来与众不同的良好体验。
  第三项资源是大数据资源,例如巴塞罗那储蓄银行(La Caixa)实现了数据集市的整合,建立了一个满足不同业务需求的数据资源池;汤森路透实现了高频实时数据分析,并能够将分析结果实时反馈前端进行二次销售;澳洲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使用Exadata实现了数据库云服务,有效提升了性能、节约了成本。
  对于银行家而言,这个金融脱媒、互联网跨界竞争和利率市场化集体逆袭的时代,也许是最好的时代,也许是最坏的时代。马汉在讨论关于战争原理的学习时引述了查理大公(Archduke Charles of Austria, Duke of Teschen,1771~1847年,奥匈帝国皇子和军事家)一句话,“巨大的成果只有经过巨大的努力方能获得”,这也许是这个时代有远见卓识而且坚忍不拔的银行家及其团队的写照吧。
 
  (作者为中国建设银行产品创新与管理部副总经理,本文不代表任何机构观点)
 
  本文原标题为《位置、力量、资源--军事战争乃至金融竞争胜败的关键》,刊载于《当代金融家》杂志2014年第7期。
 





上一篇:大资管时代券商如何胜出
下一篇:重新设计中央银行金融稳定的职责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17年第10期 总第148期
出版时间:2017年10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当代金融家 · 封面人物 | 光大...
上海银行: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打...
地方政府债务现状与应对
兴业银行:发力金融科技 服务实体经济
银行业债委会工作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金融科技监管的国际经验、趋势与启示
穿透迷雾:统一监管驱动下的资管2.0转型
无声而生,能长且久:金融控股公司的...
银行流程再造正当其时
从外国债券市场经验看我国“熊猫债”...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