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不同评级方式对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影响

稿源:当代金融家 | 作者:李燕 日期:2016-02-17 15:26:07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结构融资部总经理李燕在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并就不良资产支持证券的评级思路和主要关注点进行分享。




▲ 李燕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结构融资部总经理

1月17日,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CAF100)第三期研讨会在北京成功举办。本次会议聚焦“资产质量下行期,资产证券化技术的应用”,由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和《当代金融家》杂志主办。来自银行、证券、评级、法律、会计、信托等机构的一线专家,以及来自监管层的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制定者等近百位嘉宾荟萃一堂,共同就“资产质量下行期,资产证券化技术的应用”这一问题展开了深度的闭门研讨。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结构融资部总经理李燕在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并就不良资产支持证券的评级思路和主要关注点进行分享。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李燕: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可以在这里跟大家聊一聊评级机构对于不良资产证券化的看法。刚才很多嘉宾在演讲的过程中,不同程度的都提到了评级,可以说评级在资产证券化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在怎么估值、怎么给出最后的分层,这个都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尤其是现在我了解到的有些银行已经在做不良资产证券化这件事情。

 

我给大家简单地分享一下,作为一个评级机构是怎么来看不良资产证券化的。在我们的评级过程中,我们最主要的是关心哪些方面的问题,以及我们的评级方法是怎么形成的。主要分三个方面:第一是现状。第二是国外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评级方法。第三,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的方法。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是在一个快速攀升的过程,已经达到2.81万亿元,增长率达到53%,整个不良在商业银行的体系里面风险累计是逐渐加快的。在这种情况下,不良贷款的处置对商业银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不良资产的处置,它在几个方面是会给银行带来压力,对于它的处置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银行的利润率,同时在经济下行的周期里面,实际上银行处置不良贷款的难度也在逐渐加大。现在很多不良在一些产能过剩的行业里面,包括像房地产、高耗能、高污染的,比如说钢铁、煤炭等等,主要存在这些方面。对于一些农商行、城商行来说,由于区域和支柱产业相对集中,并且互保也比较多,一家企业倒闭,不良也会攀升。经济下行的时候,这块不良贷款率会增长的比较快。而从整个法律环境来说,尤其是各个地区不同的司法环境,对于不良贷款的处置,包括不良贷款的资产证券化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不良资产证券化的回收率和回收时间相对来说不确定性非常大,因为它已经是一个不良贷款,它已经是违约的贷款了,所以它回收的时间、回收率,对于我们做资产证券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对银行的处置也是非常重要的。银行一般对于资产证券化不良处置是有以下几个手段,包括清收、重组、核销、转让。

 

最后就是我们今天所探讨的主要手段,就是实现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方式。不良贷款资产证券化在我国实际上有实践的,在2006、2008年,信达、东方资产、华融和建行发行了不良资产证券化的产品,在2014、15年,除了信达以外,其他三家资产管理公司也发行了6单重整的资产证券化。实际上那已经不是完整意义上的不良资产证券化,因为它是在管理公司收购回来以后重新整合了以后再发行产品,相当于一个正常的CLO产品。

 

那时候发行有几个特点,第一,是采取SPV的方式。

 

第二,它是有两层,只有有限和次级,当时法定期限都是5年,它完成的时间优先档实际到期率都是两年左右。

 

第三,它的超额抵押率非常高,都是在300%以上。这对于我们重新启动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时候也有非常强的借鉴意义,现在我们在交易结构里面也会设置到超额抵押。

 

第四,它只分优先和次级档,我发行金额比如说第一个48亿,我们优先级利率3.8%,优先分层占比为62.5%,资金收回来后我把优先覆盖了以后,大家可以看到,中间和回收的金额是有一定的差额,主要体现在在税费的支出和中介服务的报酬上,因为中介的工作量还有整个投入的人力物力相对来说都是比较大的。这是和现在正常的CLO有非常大的不同。剩下的那部分是采取剩余的现金和债权原状分配的方式。

 

第五,就是所有发行出来的产品都有发行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这对我们重启不良资产证券化来说流动性支持也是不可豁免的。因为它已经是不良了,所以说它有极大的流动性风险。对于资产处置不确定的情况下,对于每一期进来多少钱,它可能有一个不确定性。在这个时候非常容易发生风险,需要发起机构或者担保机构提供流动性的支持。

 

第六,入池的资产现在多为可疑类的,还是以可疑类的为主。

 

这个就是我国在历史上发行的比较有代表意义的四单不良资产证券化的产品特点。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国外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评级方法。中诚信国际的股东之一就是穆迪,穆迪有比较先进和完善的关于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评级方法。它主要的思路,就是我先把我的基础资产入池不良贷款做一个分组,最简单的一个分组方式就是有抵押的和没有抵押的来进行区分,对于交易结构来说,没有外部支持的就直接是我的资产池分层,对于有流动性抵押做增信的和有外部支持我把外部支持的好处全部叠加到优先档上分层。

 

它对基础资产会有一个分组,对于有担保的不良资产,国外更多是房产和机械设备,它会进行逐一的了解情况,到底它的回收时间和回收率是多少,这是它采取逐笔的分析法。

 

对于没有担保的不良资产,大部分是借鉴了模型的分析方式。这里面它主要选择了一个分布,这是历史数据法,其实对发起机构过去历史上处置的程度、包括过去历史上处理不良的方式,它对积累的历史数据其实是有很高的要求。

 

接下来我给大家说一下中诚信国际对不良资产证券化评级的思路。从流程来看和正常是一样的,我们也是分首次评级和跟踪评级,我们跟踪评级相对来说会更加频繁一些。

 

这个分析框架,第一部我会对资产池进行分析,第二对交易结构进行分析,第三,我会知道他现金流流出的部分,看他是怎么进行匹配的。第四,我对他资产池所有的风险进行分析,并且会提出缓释风险的手段。最后,我会对所有的参与机构进行分析。我们对参与机构的信用等级是有要求的,如果一旦参与机构的信用等级,比如说跌到A+以下,我们会有额外的机制和账户设置要求。

 

对于资产池回收的估值,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参考了穆迪的分析方法,我们有三种方式,一种是逐笔,一个是样本,还有历史数据动态分析。对于相对来说比较分散的资产池,我们会采取样本的分析方式,我们选取比较有代表性的,比如说金额比较大,或者集中在某个产业或者区域,我们会把资产池真实的状况反映出来,拿到一个小样本,对这个小样本进行逐笔分析,得出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真实的回收率,然后再放大,做一个大样本的分析,看它是否满足整个资产池的整体情况,最后推广到整体的资产池。

 

对于历史数据动态分析,如果是上千笔的话,量非常大的时候,我们会采取一个历史数据的动态分析。对于每一笔资产如果我们进场调研的话,我们会对处置情况做一个非常详尽的调研,包括和担保人、包括和分行进行处置的同事。包括他现在目前已经进入到什么程度,他到底可以会回到多少,回收的把握性多大,我们会得到一个回收的实施情况。

 

目前的交易结构相对来说比较简单透明的,在不良贷款资产证券化的情况下,使用了这样一个交易结构。在它的中介机构里面我们加了一个评估机构,我们会有第三方单独评估机构,为抵质押担保物做一个客观的评估。

 

交易结构分析里面,我们肯定会有一个超额抵押的,而且还会有流动性支持,这两部分是必须的。其他的就是跟正常的是一样的,比如说你的支付现金划转的流程。

 

这是整个现金流的分析,在你前面做到的我所有得到的回收率和回收分布以后,我们会在模型里面做100万次的模拟,这时候会有一个回收时间的分布,在这个分布的情况下,我们会做一个现金流的模型,我每一期可以流入的钱,加上我每期必须流出的钱,比如说给中介机构费用、还本付息等支出,我得到一个损失率,在这种情况下得出最后的分层。我们会单独设计一个现金流的模型,来针对这笔不良资产证券化的产品。

 

对于不良产品里面有一些主要风险的分析,首先就是资产处置的风险,对于处置具体的情况和过程,我们需要有一个完整的把握。第二,结构性的风险,现金流的分配顺序,我们会根据每一单的情况有一个缓释的手段。第三,就是流动性风险,因为他现金流不稳定,所以必须要提供流动性的支持。第四就是信用风险,对于资产管理方、各个交易方我们都会做一个详尽的分析,如果是有不达标的情况,我们会额外的加一些设置。法律风险,抵质押物的转移登记都是没有完全实现的,所以这种设置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完整的一个校验的情况出来。最后就是关于参与机构的分析,和正常的CLO相比,主要看参与机构对历史上不良贷款的处置手段和回收情况。

 

我们现在目前所碰到的不良资产证券化的问题和挑战,首先是法律法规不太健全。第二,批量转让的限制。第三,评级机构的水平相对来说不一的,水平有一定的偏差。第四,现金流不易预测。第五,就是估值,到底打什么折扣。最后就是历史数据的缺失,过去十年主要是资产管理公司做这个事情,银行是不是有完整完善的历史数据,我们还要进场尽调。

 

这就是整个评级公司是怎么来做这样的分析,评级公司在做不良贷款证券化里面我们着重会看到哪些方面,或者在给我们提供数据和资料的时候,哪些是必须的,包括交易结构的设置。谢谢大家!

 

嘉宾发言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意见





上一篇:CAF100沈炳熙:经济增速放缓对资产证券化影响几何
下一篇:王学斌:未来不良贷款余额将持续增大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18年第8期 总第158期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证券业协会会长陈共炎:完善机制 引...
BCG:聚焦券商转型——四大抓手,十...
FICC业务:打造券商投行新版图
股指期权与“波动率指数”的前世今生
对话程宜荪:瑞银证券的投行业务转型
世行赖金昌:大型融资骗贷案的背后
中国版CDS产品之困
高兵:看农商行如何玩转资产证券化
周松:招商银行检视资产证券化资产的...
七位大佬解密区块链,姚余栋、杨涛、...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