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岷:如何挖掘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潜在价值

作者:李岷 日期:2016-02-17 15:04:59

华夏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李岷在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不良资产证券化能够降低整个市场中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 李岷 华夏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1月17日,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CAF100)第三期研讨会在北京成功举办。本次会议聚焦“资产质量下行期,资产证券化技术的应用”,由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和《当代金融家》杂志主办。来自银行、证券、评级、法律、会计、信托等机构的一线专家,以及来自监管层的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制定者等近百位嘉宾荟萃一堂,共同就“资产质量下行期,资产证券化技术的应用”这一问题展开了深度的闭门研讨。

 

华夏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李岷在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不良资产证券化能够降低整个市场中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李岷:尊敬的蔡主席,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从现在资产证券化的角度来说,在资产质量下行期,我们资产证券化的探索,实际上从2006年以后,我们国内的不良资产证券化实际上当时处在停滞的阶段。从2012年资产证券化重启之后,整个市场处在一个复苏期。

 

从市场的整体状况来看,我今天给大家简单分享一下我们目前资产证券化这样一个整个的宏观视角,以及我们在经济下行期资产证券化的探索。

 

2015年我们有一个资产证券化的年报,2015年我们全国的资产证券化的发行规模大概是1380支产品,从发行的金额来看,我们达到了5900亿,加上以前的存量基本上目前规模在7100亿。我们的资产证券化率占我们整个市场固定收益大概是1.3%,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资产证券化率来看,实际上都处在25%到30%这样的水平。从大环境来看,我们中国资产证券化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在说到资产证券化的时候,我们拿到这样一个课题,更多的是资产处在下行期对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考虑。但是我们回过头来看,整个资产证券化的过程中,它实际上是和经济周期密不可分的。尽管资产证券化的发展主要是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的,但是在19世纪30年代,美国在整个金融危机之后,给整个资产证券化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70年代以后,整个经济在不同的经济阶段下我们看到,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但是它内在的资产证券化的发展规律,是和经济周期的规律相吻合的。

 

实际上,经济周期分四个阶段,经济的复苏期、繁荣期、下行期和衰退期。但是从目前国内情况来看,整个经济周期只是在一个大的经济环境中的一个小的缩影。从2015年我们全国的资产证券化发行的情况来看,我们目前在市场中发行的,包括企业的ABS和信贷资产的ABS,构成了我们资产证券化的主体。在我们发行产品的规模上来看,也构成了我们这样一个发行的主体。

 

当然这样一个表象它反映出什么背后的逻辑?我们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在实体经济发展过程中,我们有一个尝试,我们在经济上行期,实体经济最主要做的是什么?我们要补库存,补产能。在经济增速下降期,这时候我们可能要提升我们整个资产的周转率。在经济下行期,我们可能要减少投资,同时提升我们对于资产结构的调整。这样一个概念更多在我们整个经济周期的发展中是有一个印证的,从2012年重启我们资产证券化到现在,我们整个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情况还是比较快的,但是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从目前我们整个市场的发展情况来看,我们判断接下来中国资产证券化的市场,将会出现一个规模稳步增长,同时结构有一个优化的判断。为什么有这样一个判断呢?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在整个资产质量下行期,无论从银行的信贷资产,从企业的企业资产,包括我们保险公司,包括租赁公司等等各类资产来看,在整个下行期,第一,是对于存量资产周转率的提升,对于正常类的资产证券化有一个客观的要求。

 

第二我们在下行期也会存在相应的不良资产的抬头,这也是一个现实的表现。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我们目前整个市场在发展过程中,不良资产的证券化也是一个发展趋势。

 

宏观经济主体的成熟度,推动了我们资产证券化进一步的发展。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我们的产品结构设计进一步优化。原来我们靠简单的双重或者三重产品结构设计,逐步依据我们对于整个股指,包括我们对信息披露的改进,进一步得以优化。同时在市场中,我们的交易主体也更加的成熟。我们在2015年整个资产证券化的交易率大概是6.6%,和正常固定收益的产品170%这样比起来相对弱得多。但是和2014年比有一个很大的提升,这体现出来我们目前资产证券化过程中交易主体日益成熟。

 

第二,在我们资产证券化过程中,我们信贷资产证券化,证券这个信用利差的一个变化情况。这从我们2015年资产证券化的年报里面摘出来的。

 

第三,我们宏观经济体里面各种金融机构、银行、券商、保险、租赁,我们是双重身份的确立,一方面我们是资产的转出方,同时资产证券化相关的机构他也作为一个投资者加入到这样一个阵营里面。在整个市场中一方面我要看我转出去的资产怎么样来进行相应的证券化,能够让我后续稳定的回报,能够让市场中的投资者接受。

 

另外,我们自营的资金,我们理财的资金,在整个市场中投资这些ABS过程中怎么样来选择,怎么样来进一步通过信息披露的标准,来选择相应的产品。这是我们在宏观经济对资产证券化的推动上的理解。

 

第四,我们监管标准的一致性来推动金融机构精细化管理。原来我们的资本管理更多是在一个粗放的层面上,我们后来进行的细化,无论从资产占用,包括表内不同投资品的结构来看都有一个优化。基于这样的驱动,各家银行都在看,怎么样让我投资的资产,或者是发放的贷款在由表内占用资本的最少,这样从这个角度来看整体资产的调整。这几个方面是我们从宏观经济来看,我们信贷资产,包括我们其他的资产证券化的视角。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宏观经济在下行期我们资产证券化的规模会稳步增长,但是在这个里面我们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规模将会有一个快速的增长。快速增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一些探索,当然这里面主要的探索第一个方面,我们不仅仅是对我们的不良资产证券化来做处理,当然大家更多从市场来看,银行、金融机构我们在在不良资产证券化过程中,出表是第一目的。但是出表只是目前阶段下的一个手段。我们更多的是要强调在不良资产证券化过程中管理技术的提升,主要是我对不良资产整个资产组合的画像能力。所谓的画像能力,这也是我们这几年利用大数据的过程中,怎么样从不同的层面给一个资产包,我资产池里面不同维度的组合进行相应的画像。原来我们在整个资产证券化过程中,我们会从它的区域分布、从它的行业离散度,包括我们规模的离散度来看。原来我们做RBS的时候,我们更多借助了一个比较大的信用违约库,在我们对CL这一类的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时候,我们借助的是目前市场中可以整合的一个数据链,这里有我们从各方面金融机构来的数据链,市场中对于征信机构数据的引入,包括对于法人企业的资产、财产信息的打通,将会是我们进一步来进行大数据基础下的不良资产证券化的基础。

 

所谓的画像是什么?原来我们的画像是一个普通的画像,告诉你身高、体重、籍贯是哪里。现在我告诉你从你的身高体重里看出你健康程度,从你基于这样一个企业性质,或者是这样一个资产性质,基于一个行业的上下游哪个位置,从你这个不良资产的状况看你基于在整个产业链中横向的地位,从不良资产的状况来看你隐含的无形资产和其他商业价值。

 

实际上最终的一点,就是通过我们数据的整合,来挖掘我们普通资产证券化过程中进行相应产品结构设计以外的潜在价值。这是我们资产证券化的一个画像。

 

第二,更多是在我们具体的过程中,除了考虑我们的抵押担保,包括区域特点,从哪些维度来看。

 

第三,在整个不良资产证券化过程中,我们怎么进行相应的分级,主要目的是让我们不良资产不同的投资客户,投资机构,他能看到哪些资产是他能够接受的。比如我们在正常的资产证券化过程中,我们对于违约率的设计,这种因素,实际上有些机构是可以考虑到的,他可以接受的。同样在不良资产证券化过程中,我们从一个金融资源整合的角度来看,有很多机构投资者是可以看出来的。

 

原来我们对不良资产证券化处置过程中,大家更多是拍卖,拍卖是一个固定场所,我们只有几百人的拍卖组织。但是我要通过我的信息披露机制,把这样一个证券市场化,全市场的投资者都可以来看,在我这样一个证券中是不是有相应的分析可供他来选择。更多在有财务顾问服务的机构来说,他还可以看在这个过程中财务资源。这也是我们在不良资产证券化过程中考虑的这些要素。

 

不良资产证券化第二个方面,就是在我们整个经济体服务实体经济的层面。我们不良资产证券化是通过技术型管理,让它共享金融的特别能够得以实现。现在我们通过不良资产证券化,能够来降低整个市场中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这个主要是从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的角度来看,怎么样来确定我们资本的耗费,怎么来确定我风险的承担成本,这样在整体的资产约束和成本约束,我来确定最终我对于整个投资、融资成本的定价。通过这样一个证券化,我们定价策略会更加有利于实体经济。这就是我们在不同的市场中,不良资产证券化我们的一些思考。谢谢大家!

 

嘉宾发言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意见





上一篇:刘丽娜:探索不良资产的多元化处置渠道
下一篇:CAF100沈炳熙:经济增速放缓对资产证券化影响几何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20年第6期 总第180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BCG:聚焦券商转型——四大抓手,十...
周松:招商银行检视资产证券化资产的...
访合众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曹...
对话程宜荪:瑞银证券的投行业务转型
完片担保,中国影视生态链的必要一环
高兵:看农商行如何玩转资产证券化
左飞:王牌券商谈ABS市场的三大新业...
产业金融的“道”与“术”
证券业协会会长陈共炎:完善机制 引...
债市发展的指南针:优化信用债定价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