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嗅到金融危机的气息?

稿源:当代金融家 | 作者:唐双宁 日期:2016-03-02 11:36:42

八年前我曾经讲过全球经济金融危机是“W”型,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W”型的波动还在持续。凭直觉,有点像当年的味道。

▲ 唐双宁 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董事长

 
八年前我曾经讲过全球经济金融危机是“W”型,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W”型的波动还在持续。凭直觉,有点像当年的味道。

2016年2月1日,根据录音整理

 

 

今天开一个“打招呼会”。过去中央经常开“打招呼会”,做重大部署前,把省委书记请来,把中央的意图提前向省委书记打招呼,请大家有个思想准备。所以今天我们把各企业、各部门的负责同志请来,也开一个“打招呼会”,主要是觉得当前经济金融情势有点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金融治理整顿时的状况,而且现在的金融市场比那个时候复杂得多,体量也大很多,我担心如果处理不好有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全球金融危机也有可能出现继雷曼、欧债后的第三波。我希望不发生,我也相信我们有这个能力。但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还是有备无患好。八年前我曾经讲过全球经济金融危机是“W”型,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W”型的波动还在持续。凭直觉,有点像当年的味道,所以开这么一个“打招呼会”,“打招呼”就是还不那么正式,但要引起重视,“勿谓言之不预”吧!我从四个方面给大家提提醒。

 

一、关于金融风险的表现和隐患。我根据自己的思考,综合判断,觉得当前需要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大体有八个方面的风险。

 

● 一是信用风险。广义上讲是整个信用体系包括银行间、银企间、企业间多角链条的风险;狭义上讲就是不良贷款。由于经济下滑、“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僵尸企业退出市场、企业倒闭跑路等原因,将造成银行增加不良贷款,银行遭受池鱼之殃,这是信用风险问题,也是我们眼前最直接面对的。过去我常讲“潮水现象”,经济形势好就好比涨潮了,礁石被海水覆盖,都是好资产;一退潮,好资产也变成坏资产。这和巴菲特讲的“只有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都是一个意思。所以,现在经济下行,礁石就会暴露出来。

 

● 二是操作风险。近期一些银行接连发生的票据挪用事件,大多都是用于炒股票,亏了回不来,形成巨大窟窿,最后转化成银行的大额风险。现在市场不好,类似的问题还会有。操作风险是个表象,背后是道德和法律风险,所以再次提醒大家关注操作风险。

 

● 三是市场风险。随着国际经济金融日益一体化,国际国内利率、汇率、股市关联度日益增强。市场风险主要是由汇率、利率,还有股市等的波动所引发的风险,可能是单个的,也可能是并发的。从当前看有点“交叉感染”的味道,需要密切关注和防范。

 

● 四是法律风险。创新过头了,法律滞后了,无法可依,有法难依,有法不依的情况都有。比如说理财业务,按道理都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不应该承担盈亏的法律责任,但从银行、证券等各类金融机构销售的理财产品看,往往背后都签订了保本协议或者其他条款。同时,老百姓认为是金融机构卖的,就应该承担风险,你惹不起就只有“刚兑”。这类法律风险要引起重视。

 

● 五是流动性风险。我们经历过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物价闯关”,当时发生了商品抢购和银行挤兑,商店、银行门口排起长队,场面触目惊心。所以在任何时候流动性都是底线,关键时刻“一分钱逼死英雄汉”,大意不得。我来光大后,在各类会议上都反复强调流动性问题,上述几类问题处理不好,都可能导致流动性风险。

 

● 六是互联网金融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的暴露现在是此起彼伏,比如各类P2P、e租宝等等。我对P2P、网络众筹这一类“新事物”一直在看,不轻易说话,但在内部我要提示一下,在目前这个诚信环境下,面对面F2F都靠不住,P2P有什么魔法呢!所以去年“两会”我曾提出要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网上有的还觉得我们有点跟不上形势。不客气说,我们过的桥比有些人走的路都多。现在看,要特别关注互联网金融方面的风险。

 

● 七是非法集资风险。现在的金融,“体内体外”分不清了,有的打着“创新”的幌子,实际上是非法集资。非法集资只要不是我们参与的对我们而言问题不太大,但非法集资对于受害者、对于全社会来讲是一个大问题。所以要明确要求,光大的机构和个人都不能参与非法集资。

 

● 八是跨境资本流动风险。对于此类风险,过去体会不多。但是现在大门打开了,一遇经济金融上有点风吹草动,“热钱”就不安分,特别是近期美联储加息之后,可能会加大跨境资本流动,对新兴经济体,对发展中国家,对我们都会带来影响。

 

上述八种有可能发生的风险,前五种可能与我们的经营更直接、关联性更大,后三种关联性相对小一些,但无论关联度大还是小都需要我们引起高度重视。光大下属各企业性质不同、所处环境不同、具体经营情况不同,都要对这几类风险认真排查一下。

 

二、关于各类风险的交织。辩证法要求我们要用普遍联系的观点看问题。发生风险单独看还不可怕,但交织起来,传染起来问题就大了。而且市场在变,产品在变,技术在变,人也在变,整个的同过去不一样了。我总结一下有可能有十二个方面的交织。

 

● 一是传统风险与创新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信用风险是传统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是创新风险,由于业务的融合,两种风险交织在一起。

 

● 二是合规风险与违规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正常合规的业务由于经济下滑等原因,可能造成风险,但是案件、操作风险涉及违规违法,这两类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

 

● 三是资本市场风险与资金市场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证券行业资本市场的风险和银行业资金市场的风险并存,两种风险互相交织传染。

 

● 四是合法机构风险与非法机构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合法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问题,如果“十僧九钵”,适度增加金融机构数量,有利于通过竞争促进服务,但如果“十僧五钵”,金融机构增加过多,就会产生恶性竞争问题,这个问题,现在已经表现的比较突出。还有很多不是监管部门批准的机构,也来抢资源,甚至违规违法经营,形成风险相互传染。

 

● 五是法律风险和道德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代客理财,风险自担”,如从银行窗口代销出去的,客户容易产生依赖,面临道德和法律风险。出现问题后,救助的话容易产生依赖,不救助容易产生传染的连环效应和社会矛盾,两种风险交织在一起。

 

● 六是监管风险与无监管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银行、证券、保险等机构是有监管的,还有一大批无监管的机构,比如所谓的金融创新,一些地方政府机构批的金融业务,这些风险也都同时存在并交织在一起。

 

● 七是本币风险与外币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过去主要面临人民币业务的风险,最近阶段外汇风险增加,表现在包括外汇贷款、资本外流等多个方面,两种风险交织在一起。

 

● 八是科技风险与人为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当前金融领域高度依赖信息技术,但科技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有一些是人为造成的,两种风险交织一起。

 

● 九是表内风险与表外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表内风险过去大家都很注意,现在表外业务类别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所以对于表外风险也要高度重视。

 

● 十是境内风险与境外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过去看到的都是境内风险,随着美联储的加息、汇率的变动、跨境资本流动,以及境外的股市、债市、利率波动,这些境外风险都可能会引发境内风险。

 

● 十一是实际风险与心理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最大的恐慌是恐慌本身,由于恐慌心理容易加剧风险,所以要保持定力,做好预期管理,防止由于心理风险诱发更大的实际风险。

 

● 十二是真实风险与信息风险并存交织在一起。真实风险,就是实实在在的风险数据到底是多少?现在的信息数据全吗?准吗?信息不准会导致误判。这也是风险。

 

上述十二个方面的相互交织只是一个大致的划分,实际情况可能更复杂,这种并存与交织大大增加了风险的复杂性和处置难度。

 

三、关于风险的成因。综合分析,现在的风险大体有五个方面的原因。

 

● 一是经济下滑,金融是现代经济核心,反过来,经济又决定金融,经济下滑直接导致金融风险的暴露。

 

● 二是信心缺乏,现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信任上的危机、信心上的危机、信仰上的危机、信用上的危机,要防范“塔西佗陷阱”。

 

● 三是创新过度,目前金融领域内包括业务创新、机构创新等在内的各类创新力度较大,容易造成创新过度,所以我们的各个企业在创新方面要根据自身情况把握好“度”。

 

● 四是监管漏洞,无论哪一种监管体制都有利有弊,既要靠体制,又要靠人来管理。混业监管有混业监管的问题,分业监管有分业监管的问题。目前分业监管的问题是容易出现监管真空。

 

● 五是开放扩大,主要是国际经济金融一体化后,国外的风险传染过来,容易成为诱因,引发国内风险。

 

四、关于如何应对。

 

● 一是思想上高度关注。关注哪些方面?关注到什么程度?各企业要根据自身情况对号入座,对症下药,总之要绷紧风险这根弦。

 

● 二是心态上要沉着应对。要保持定力,既认真对待,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从国家层面来说,我们有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丰富经验、有物质基础、有制度优势,一定能够渡过这些激流险滩,不必反应过度。从光大自身来说,我们经历过那么多险事难事,不都挺过来了吗?我们积累了经验教训,但不能白付学费,要从制度、流程、技术、人员管理多方面做好风险防范安排。

 

● 三是要做到心中有数。要加强管理、提高风险信息和统计质量,基层单位报送的数据准不准、实不实,要做到心中有数,千万不能被假信息误导。

 

● 四是要做到“两个动静相宜”。在信息上做到“动静相宜”,既要看今天,又要看明天,既要看时点,又要看趋势看长远;在处理上要做到“动静相宜”,无论是大病还是小病,是传染病还是非传染病,该切除的就要切除,该加长导火索的就要加长。防控风险不只是技术,更是艺术。我们下属的各企业情况不一样,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区分不同风险,既要对该处理的及时处理,又要学会处理风险的艺术,防止因为处理风险而引爆更大的风险。

 

我们有句俗语叫“水没来先叠坝”,上面这些话请大家认真思考,未雨绸缪,提前部署,严防风险,确保2016年我们的各项事业健康稳定发展。

 

唐双宁,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金融学会副会长。本文原标题为《在风险面前保持定力——唐双宁董事长在光大集团风险防范“打招呼”会上的讲话》





上一篇:金中夏谈人民币“入篮”:开弓没有回头箭
下一篇:韩国金融危机启示录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18年第2-3期 总第152-153期
出版时间:2018年02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美国的银行清算系统
当今世界经济棋盘上的“三国演义”
独家实录 | 近20位金融大咖热议共...
凶悍的操作风险怎么搞垮银行
拉詹:我们正在被推向竞争性货币宽松...
日本“高质量基础设施”何解
【圆桌交锋】一线解读“共享经济与共...
王芳:人民币国际化能否摆脱“美元陷...
享年4天的“熔断机制”,我欠你一个解释
突围沼泽地 美国经济复苏加快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