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信用不再黑箱

稿源: | 作者: 日期:2014-06-24 11:31:05

地方财政须逾越两道铜墙铁壁:一是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二是地方政府能够破产清算。

  文/于江
\

  多年来,人们在不停地追问:谁来给地方政府评级?谁敢让地方政府破产?回答总是沉默
 
 
  地方财政须逾越两道铜墙铁壁:一是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二是地方政府能够破产清算。
 
 
  中国的土地财政,是不那么美丽的全球奇葩,而在祖国大地上,早已似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地球人都知道,土地财政是中国房地产市场畸形的祸根。但是地球人不明白,为什么长期以来百姓满网吐槽,专家群起围殴,连政府自己都信誓旦旦要加以改革,而早该被剁成鼠泥的中国土地财政,却还大摇大摆,在光天化日下逗“猫”玩儿?
  土地财政是“计划经济+行政干预”走出的死棋,而中国经济改革几十年经验证明,只要走出“市场经济+金融工具”这一步,就能拆活这死棋。但就是这一步,举棋高高,落子无期,以至于各路大咖多年来曾几度绝望到懒得再说。
  原因很直白:要根除土地财政,首先要让地方政府有正常可持续的融资渠道,按说市政债就是这样的渠道。然而对于中国来说,要逾越两道铜墙铁壁:一是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二是地方政府能够破产清算。这不仅仅挑战了中国现有政体,还等于要捣中国文化的老窝。
  在中国这样一个士大夫主宰社会数千年的文化炼狱中,在中国现行的行政管理体制下,这近乎是个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伪命题,光是想想,都觉得很堂吉诃德,也很痴人说梦。多年来,人们在不停地追问:谁来给地方政府评级?谁敢让地方政府破产?回答总是沉默。所幸,近年不是死一般的沉默,而是争论热烈却暂无结论的沉默。
  结论终于在2014年初揭晓——政府信用不再是黑箱,颠覆性的中国行政管理变革开启。
  2014年的“两会”,无疑具有划时代意义,党的总书记+国务院总理,作为中国经济改革最后攻坚的正、副最高指挥官,率领全国艰难上路了。今年才过去短短3个月,便围绕中国发生了不少震惊全球的历史事件,其中就包括讳莫如深的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正式在行政管理改革棋盘上落子了。
  3月中旬,财政部透露了两大突破:一是财政部国库司主持的地方政府信用评级研究工作,已在多省完成调研。二是权责发生制的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启动试编,也开始在一些省份试点。试点的亮点,无疑是同步推进地方政府信用评级制度与地方政府考核问责机制,而且信用评级将被列为重要考核指标。
  此外,财政部还透露了两大目标:一是从地方经济健康发展看,尽快矫正单纯以GDP论英雄的政绩偏向,避免任期内的短期行为干扰经济的长期发展。二是从地方政府融资体系建设看,要为今后开闸的市政债铺路,而且地方政府任期内的短期行为,必须服从并纳入长期可持续的融资体系之中。





上一篇:“资金掮客”缘何久禁不止
下一篇:“冲时点”踩急刹 数量型考核可以休矣!
当代金融家 2018年第8期 总第158期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冲时点”踩急刹 数量型考核可以休矣!
“资金掮客”缘何久禁不止
人民币加入SDR倒逼中国金融市场加速开放
货币定向宽松之弊
中国股市需要保持合适温度
总把新桃换旧符
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路,还很远
偏紧货币政策经不起推敲
政府信用不再黑箱
为人民币“入篮”做好风控准备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