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研究局王宇:TPP谈判“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作者:王宇 日期:2015-09-26 18:17:01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体现了奥巴马“重返亚太”的战略设想,很有可能成为奥巴马政府八年任期的政治遗产,为此,奥巴马政府希望能够尽快完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签署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体现了奥巴马“重返亚太”的战略设想,很有可能成为奥巴马政府八年任期的政治遗产,为此,奥巴马政府希望能够尽快完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签署工作,最好能够在2015年底之前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送交美国国会批准。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包括12个国家和地区,经济规模占全球40%,贸易额合计占全球33%。“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源于文莱、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在2002年发起、2005年6月签署的四方自由贸易协定,即“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P-4)。该协议提出,2017年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将所有货物贸易关税降低为零;文莱将大部分货物的关税降低为零。2008年9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参与“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谈判,并邀请澳大利亚和秘鲁等国家一起加入。2009年11月,“跨太平洋战略经济参与国家伙伴关系协议”正式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随后,新西兰、越南、秘鲁、日本、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智利、马来西亚、新加坡、文莱和澳大利亚等也相继宣布参加谈判。

 

2011年11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谈判各方正式宣布了协议框架,几乎包括了所有成员国之间的所有商业关系,主要涉及以下问题:法律建设、公平竞争、市场准入、合作与能力建设、跨境服务、关税,电子商务、环境保护、政府采购、知识产权、劳工标准、法规透明度、争端解决机制、原产地、动植物检验和检疫标准(SPS)、技术标准壁垒(TBT)问题、电讯、临时性人员入境、纺织品和服装等。

 

经济学家认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将对世界经济产生较为重要影响:

 

一方面,“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作为21世纪的贸易和投资协定,将突破传统自由贸易协定(FTA)模式,达成包括所有商品和服务在内的综合性的自由贸易协议。

 

另一方面,“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将加快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它将整合亚太两大经济区域合作组织,即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和东南亚国家联盟重叠的成员国部分,有可能成为涵盖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PEC)大多数成员在内的亚太自由贸易区;有可能成为亚太区域内的小型世界贸易组织(WTO)。

 

从最近召开的夏威夷部长级会议情况看,“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已经在大部分领域达成共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第一,关于“边境规则”。主要是关于市场准入,作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中两个最大经济体,美国与日本在农产品和汽车零部件问题存在争议。美国要求日本放开大米市场,日本要求美国放开汽车零部件市场。具体讲,美国要求日本大幅降低农产品进口关税,为12个成员国的农产品进入日本铺平道路。但日本政府认为,日本在牛肉、猪肉、红酒等进口关税问题上已经做出了较大让步,牛肉关税将在15年内从38.5%降至9%,猪肉廉价肉关税将在10年内从每公斤482日元降至50日元,高价肉关税将取消,红酒关税将在7年内取消,为此,日本政府将坚持大米和乳制品等五类敏感农产品的关税立场不变。

 

第二,关于“边境内规则”。主要是关于公平竞争,包括国有企业、主权财富基金、政府采购和知识产权保护等。就知识产权保护来看,谈判各方一致同意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采用更高标准,主要分歧软件行业和制药产业的专利保护有效期,尤其是药物试验专利保护有效期。就国有企业来看,“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提出,限制国有企业优先获得融资或进入新市场的权力,为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制定新规则,目前关于国有企业的争议主要为过渡期,会计原则和公司治理结构等。

 

如果12个成员国能够在下次谈判中达成共识并签署协议,美国国会可能会于2015年12月通过该项协议。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体现了奥巴马“重返亚太”的战略设想,很有可能成为奥巴马政府八年任期的政治遗产,为此,奥巴马政府希望能够尽快完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签署工作,最好能够在2015年底之前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送交美国国会批准。因为美国总统在签署贸易协定之前,还需要提前至少90天通知国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完成时间延后意味着美国国会对协议的审议程序将拖到2016年。如果美国国会不能在2016年一季度之前批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奥巴马政府在任内达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可能性将变得十分渺茫。此外,最近在美国国内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争论升温。由于共和党主张市场开放和公平竞争,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大都支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民主党内部分歧明显,一些人担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可能会使美国国内的产业向国外转移,提高国内失业率、降低工人工资水平;另一些人认为,与以往自由贸易协议相比,“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更加关注工人和中小企业、农民和农产品,将对美国工人提供更强大的保护。

 

在美国大选临近期,“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成为美国民主党非常棘手的问题,成为奥巴马政府进退两难的问题。“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将何去何从?世界正拭目以待。

 

(王宇为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博士后,美国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美国经济学会理事。学术专(译)著:《货币政策的决策、操作与传导》、《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博弈论与人类经济行为分析》,在货币政策、金融市场、汇率制度和国际金融等领域尤有造诣。本文原标题为《进退两难之TPP》,刊载于《当代金融家》杂志2015年第9期)

 





上一篇:处理“一带一路”上的大国关系 “以大事小”不可忘
下一篇: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成功举办人民币国际化论坛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24年4月 总第226期
出版时间:2024年04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美国的银行清算系统
凶悍的操作风险怎么搞垮银行
韩国金融危机启示录
不当乞丐头子!中国对外战略新设想以...
央行研究局王宇:TPP谈判“剩下的都...
唐双宁:抓住机遇!中国如何崛起在世...
美国平民银行之经验、教训
银行流动性 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当今世界经济棋盘上的“三国演义”
亚投行背后的博弈 为什么是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