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区块链将应用于社会保障资金投资管理

作者: 日期:2016-09-07 13:39:47

▲王忠民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仿佛一夜之间,区块链火遍全球。从华尔街到金融机构到政府部门,无不在谈论这种基于互联网产生的技

\
▲王忠民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


仿佛一夜之间,“区块链”火遍全球。从华尔街到金融机构到政府部门,无不在谈论这种基于互联网产生的技术应用将会如何改变现代商业社会久已形成的根深蒂固的交易模式。区块链究竟乃何方神圣?将给我们的工作、生活带来什么改变?它究竟是“颠覆”还是让原有的产业“更美好”?

 

2016年8月21日,首届中国区块链产业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办,与会者近1500人。据了解,本届中国区块链产业大会是迄今国内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一届区块链产业大会,以“共享与发展”为主题,以“区块链助力供给侧改革、产业升级迎来新风口”为内容,广泛邀请全球区块链技术领先专家、著名学者、产业精英、投融资机构代表等探讨区块链底层技术、应用创新、产业化进程以及资本动向等问题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并发表演讲,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王忠民 毫无疑问,区块链将在社会保障本身的系统,以及社会保障的资金投资、管理当中有着极有价值的应用。

 

区块链是一种制度,是一种交易制度,是一种基于互联网的重现所有人格、经济、社会、法律、财产之间的一种关系的制动互联网的。

 

认定区块链是一种制度,是一种网上建立的制度,这种制度是基于交易、基于自由交易的一种历史逻辑产生出的根本。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去看区块链的话,就把区块链理解得相对立体化了。

 

我们看这个区块链如果这样理解的话,它背后有一些什么样的内在逻辑?

 

第一,自由自主交易交换。

 

当在经济领域当中,我们就会产生点对点的经济交易,当在金融领域的时候,我们可以产生点对点的货币基础之上所有金融交易的东西。我们今天看人类上,当把物品可以交易,产生金融交易任何一个金融产品的时候,这是后一段的历史,但是我们今天放在区块链的角度说,所有人类可以交易的东西,都可以点对点的实时交易,而且跨时空。

 

如果只看到经济关系和金融,看到有产权的自然人和有产权定义的法人的时候,这种交易是点对点还不至于融合,区块链让你每一天的行动,让你的每一个发出的东西,就像上帝一样,跟所有的其他人都有一个360度关联的时候,你都通过区块链把它关系化确定下来,我们可以说这是社会契约,你所有的社会契约发生了。

 

第二点,交易成本低。

 

人类历史上最初的东西都是交易成本非常高的东西,我们主要是怎么样让生产成本低。我们有了监管系统、票据、托管、清算,我们有了货币之间的互换,我们一切的东西都是解决交易成本的问题,人类当进入市场经济的可交易物品,可互动物品多的时候,最大的一个问题是解决的交易成本低,谁会在新的产业当中占更大的比重。金融在实体经济而言,交易成本降低了。为什么说区块链可以解决金融的问题,是因为今天区块链可以解决我们金融交易成本高的问题。

 

在社会契约领域,如果用区块链解决问题,已经发生了尖锐的冲突,王宝强不是遇到问题的,如果当初所有的婚姻关系,经纪人的代理关系,他自己一切的行为和那几个人相关联的都是360度的全部的信息记载和信息记载背后点对点契约交换逻辑很清晰的话,今天自动打官司,自动就解决了,而王宝强面临的一系列的问题,产生的最大问题是交易成本太高。

 

第三点,逻辑关系去中心化。

 

我们今天所有区块链解决生产问题、交换问题,最终通过交易费用解决的时候,所有交易费用无非表现为一个中心。货币是解决交易工具最好的工具,但是为了货币反映所有交易者的信用,货币不通胀,实在的逻辑,我们必须有一个货币的中心体制管理,这就是各国的央行,发多少货币才反映了时代的信任,发多了就反映了非时代信任,它就是通胀,所以我们为货币组建了一个个体系,当货币在流通过程中你要兑换,你要交易,你要报销,票据的真实与否,你会延伸出所有的问题,我们今天看,所有这些都可以构成一个交易费用的中心化和组织化。你要组织一个东西,你要中心化,把它逻辑提炼上去,这就是交易费用最大的问题。如果能够去中心化,节省交易费用,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我们再看,如果从交易去中心化,交易成本最低化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交易当中这里的最根本的问题,点对点,底层,由下至上,人类有智慧是什么样的智慧?是个体的智慧,人类有利益是个体的利益,而你的智慧和你的利益和别人交换的时候,是追求你利益最大化的时候,满足别人利益最大化,才能实现你利益的最大化,是通过交易实现的,这样理性的东西通过交易来实现的时候,我们只要交易产品足够大,资产足够大,交易规定下的社会行为规定足够大,是人类GDP增多,是真类福利增多。

 

我们今天看到这样逻辑的时候发现,在交易背后一定满足这样的前提,从基础性的产权的拥有者个体开始的,个体是理性的,集体不仅是刚才说到的交易成本高,而且集体不是个体理性的加合,更不是个体理性的化学反应的增量。由于它交易成本高和组织成本高,它会是理性利益的降低。为什么区块链可以完成呢?区块链是底层的设计,由于市场经济是一个一个的设计的积累,是一个集体集合智慧,而不是一个集中指挥,集中无理性,集中一定是伤害了一部分个体的利益,而满足另一部分个体的利益,总体是下降的。而集合基于底层向上的集合,才产生有效的利益膨胀,利益公平分享,在分配的过程中满足了这样一个逻辑。这是我对区块链制度化的理解,和对区块链由于制度化的理解产生出的一系列它的特征。

 

我们今天要进一步回答的是,在中国,今天的会议已经反映了区块链在我们脑海当中产生出的激荡,在我们行为当中已经在追求理解它、应用它、拓展它,成为自己创业和自己所在机构,和所在的机构行为当中的一种逻辑的时候,我们看区块链在中国的应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逻辑。如果根据我刚才说的当中我们看中国的区块链应用,一定会满足两个条件,将会是区块链应用的生态要求。

 

第一,底层架构设计的点对点,不管是自然人还是法人,一定要有他内在区块链,把自己的一切东西去积累,把自己一切去应用,把自己一切行为价值最大化。有趣的是中国进行市场经济改革几十年,已经产生了民营企业,产生了独立的自然人追求自我利益的法律框架和制度框架、交易框架。但是如果这只是在一个小的范围内去应用,你没有规模效益,不能把价值利益最大化,所以当它能够在一个区域的范围内,迅速的扩大到大规模的交易和大规模应用的时候,才是基于互联网下把他的组织成本、交易成本降低,把财富可以自积累的过程当中最有效的过程。

 

我们找到一个边界,自下而上的点对点的积累逻辑,和在一个相对独立的封闭系统当中,而这个系统是一个相对简单的系统,将会是区块链应用的最佳生态法则。我们今天看在座的这些从业人员,我们会发现,最有冲动对区块链的是,今天的BAT,因为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应用空间,这个应用空间当中如果引用区块链的话,会产生自己的货币,产生自己的电子票据,产生一切的东西,这些东西都会给它带来利益的成长、交易费用的降低。

 

我们回到监管当中,今天中国的监管逻辑如果用了区块链,我们说所有的信息不可更改,一定是从行为监管角度才可以发生最基本的变革,我们正在酝酿金融监管是不是把一行三会并为一行三句,我们讲到中国市场经济体制变革,实际上是在区块链当中的历史应用,我们有地方的市场经济的比较,互相的竞争,不同的部门之间,这就是一种链条和区块的设计。如果在简单逻辑系统化完成之后,我们就可以推广,就可以拓展,可以全面覆盖。

 

 

我们可以预言,区块链正在新的竞争格局下、新的机构和个人的历史动力的冲动之下,向我们快速走来。





上一篇:高卢麟:知识产权保护需要区块链“保驾护航”
下一篇:姚余栋:发展区块链不能触碰金融底限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21第8期 总第194期
出版时间:2021年08月12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BCG成立全新战略智库,纪念创始人布...
阿尔法讲座第二期 | 社保基金的投...
金融业集中采购闭门论坛(第一期)
专访生命保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BCG:新常态下银行业转型七大成功指南
中小银行掌门人齐聚共商新时代转型大计
国家金融记忆——改革开放40年40人系...
DTZ戴德梁行南宁分公司正式成立
重磅大咖 · 核心议题 | 2017年...
BCG发布互联网金融报告 首提适应性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