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业走出去 世界怎么看

稿源: | 作者: 日期:2014-06-24 12:55:45

中国银行业“走出去”,正在给全球金融格局带来变化。

  文/韩松 曾鑫

\
  中国建设银行收购巴西BIC银行是迄今为止中国银行业在拉丁美洲最大一桩并购案。近年来,这家中国第二大银行的国际化步伐明显加速
 
 
  中国银行业“走出去”,正在给全球金融格局带来变化。
 
 
  2013年11月1日,中国建设银行发布公告披露,该行与总部位于巴西圣保罗的巴西工商银行(Banco Industrial e Commercial S.A.,BIC)的控制者Bezerra de Menezes家族达成协议,收购后者所持BIC72%的股份,交易对价约为16亿巴西雷亚尔(按签约日2013年10月31日汇率,约合6.8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中国银行业在拉丁美洲最大一桩并购案。在解释本次交易的目的时,建行公报称:
  “巴西市场一直是本行海外并购的战略重点市场之一。多年来,本行一直积极寻找进入巴西市场的机会,如此交易能获得监管批准并顺利交割,将有助于本行扩展未来在拉美地区的机构布局,更好地服务中巴两国投资与贸易往来,及‘走出去’的中资客户和当地优质的客户群体,是本行推进国际化战略的重要步骤。”
  翻阅建设银行自2013年至今发布的相关消息,我们可以发现,这家中国第二大银行的国际化步伐正在加速,颇有不让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专美于前之势:过去一年中,先后有俄罗斯子行、迪拜子行、台北分行、大阪分行、卢森堡分行和子行等开业,以及参股俄罗斯第二大银行VIB,另有澳门子行、智利子行、新西兰子行的设立已获银监会批准。目前,建设银行已在海外设立了17家一级机构,网点总数达70多个,覆盖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海外机构资产总额超过1200亿美元。有消息来源称,建设银行尚有跨境并购交易当前正在谈判中。
  不只是大型银行。过去一年中,连城商行也迈出了“走出去”的第一步:上海银行收购建银亚洲、设立香港子行,富滇银行在老挝设立由其控股的合资银行。据银监会2012年年报(2013年年报尚未发布),截至2012年底,16家中资银行业金融机构在海外设立1050家分支机构,覆盖亚洲、欧洲、美洲、非洲和大洋洲的49个国家和地区,而2006年,只有11家中资银行在29个国家和地区设有95家分支机构。
  中国银行业“走出去”,正在给全球金融格局带来变化。对此,可能很少有人比杰克·马理(Jacko Maree)更加感同身受。
  “这笔交易是截至当时中国企业在非洲最大的单笔投资,对非洲而言,有着极端重要的象征意义,它显示了中国企业对于非洲抱有实实在在的雄心壮志。”在中国工商银行创纪录的55亿美元收购南非标准银行20%股权四年之后,这位南非标准银行首席执行官2012年在接受《麦肯锡季刊》(McKinsey Quarterly)采访时说。
 
\
  建设银行的国际化步伐正在加速,颇有不让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专美于前之势
 
  杰克·马理将工行入股及两家机构后续合作给南非标准银行,乃至整个非洲大陆带来的影响总结为:
  55亿美元的投资时机有如天赐,使得南非标准银行以充足的资本金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且同工商银行的股权合作,亦有助于提升全球市场对南非标准银行的信心;
  同工商银行的后续合作给南非标准银行带来诸多新业务机遇,主要表现为利用南非标准银行在采矿、自然资源和基础设施领域的优势,为在非洲开展业务和投资的中国企业提供多元化的金融服务,比如“2007年年底,一家中国建筑公司承接了博茨瓦纳的一个大型发电厂项目,我们为其提供当地咨询和融资服务。如果不是同工行的合作,此类机遇不可能出现”,马理表示。眼下,在整个非洲大陆,南非标准银行正在参与“无数”涉及中资企业的项目,主要集中在大宗商品、基础设施、电力、电信、石油等领域。
 
 
  全球大玩家来了
  从中资银行2000年至2013年公告的360桩跨境贷款交易看,7家主要中资银行向注册地在境外(不含港澳台)的企业共计发放贷款4400亿美元,其中3700亿系2008年后发放,仅2013年一年,新增贷款即达到1000亿美元,比2012年增长25%,比2011年增长60%。贷款最大投向区域依次欧元区(27%)和美国(16%),新兴市场经济中,俄罗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中国贷款的主要流向国,注册地在加纳、毛里求斯、巴林、赞比亚、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的企业也向中资银行借款。
  “走出去”的中国银行业在全球项目融资和银团贷款领域的重要意义正在凸显。据国际金融学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IIE)2014年2月发布的报告《中国银行业的国际扩张》(International Expansion of Chinese Banks), “中国更多参与银团贷款市场可能有助于弥补未来几十年基础设施融资方面的巨大缺口”。据最新估算,到2030年,全球将需要57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融资,标准普尔(S & P)认为,鉴于当前全球范围主权国家政府普遍面临预算约束,全球每年基础设施融资缺口达5000亿美元。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恰好大量集中在能源、建筑、交通等基础设施相关领域,显然有助于缩小这一缺口。
  中资银行的全球化扩张也正在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2013年,人民币在全球交易中的使用翻番。过去三年中,人民币在全球交易中使用已经连续超越22种货币。

\
  据国际金融学会2014年2月发布的报告《中国银行业的国际扩张》指出,“中国更多参与银团贷款市场可能有助于弥补未来几十年基础设施融资方面的巨大缺口”
 
  几乎所有的中资银行都将“跟随自己的客户”作为海外扩张的首要动机,但中资银行的跨境业务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走出去”的中资企业,其海外客户基础正在多元化,在东道国主流银行业市场,特别是公司金融领域,中资银行的影响力与品牌认知度正在提升。过去数年中,在发达经济体市场,通用电气、沃尔玛、戴姆勒-奔驰、雀巢、辉瑞、德比尔斯、英国航空等国际知名企业成为中资银行的重要客户;在新兴市场,中资银行的业务则主要集中在能源领域,主要客户包括俄罗斯石油公司(Rosfnet)、委内瑞拉经济与社会发展银行(Bandes)、巴西石油公司(Petrobas)、土库曼斯坦国家天然气公司(Turkmengaz)等。
 
 
  “专业,聪明,无障碍”
  在南非标准银行首席执行官杰克·马理眼中,中国工商银行是“完全直来直去、极度优秀(completely straightforward andextremely good)的合作伙伴”,至于中国客户,小公司在专业精神、商业行为规范等方面确有不足,但大企业的员工则普遍“专业、聪明”。尽管至今仍不谙汉语,但马理感觉,同中国合作伙伴和客户打交道时,语言不是障碍。
  随着中资企业和中资银行在全球的地位日益显著,国际上对其对东道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及生态保护带来的影响也有所议论,其中不乏负面评价。但马理对此不以为然。在他看来,中资企业和金融机构对非洲的影响“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正面的(overwhelmingly positive)”。对于某些媒体先入为主地认为中资企业不按西方规则出牌,马理指出,例如在环保方面,中资企业其实走在世界前列。“工商银行从未给我们施加压力,让我们去做些我们自己不会去做的事。比如我们是《赤道原则》(Equator Principles)的签字方,工商银行支持我们这么做。”马理说。
  东道国和外国投资者的立场有差异在所难免,对此,马理认为,中资机构的对于每一笔交易的意图其实很明确,关键是东道国政府要自己决定,双方的利益诉求能否有效对接。“比如南非标准银行的案例,南非政府和南非储备银行(中央银行)对到底怎样对南非有利有明确的意识”,马理说。
  “重要的是预先设立基本准则。东道国要想清楚自己究竟想从同中国和中资机构的关系中得到什么。”马理强调。





上一篇:解读中小银行商业模式
下一篇:工行陈培涛:全球并购实力是怎样炼成的

相关文章

当代金融家 2018年第2-3期 总第152-153期
出版时间:2018年02月08日
查看详细内容
 
热门排行
大数据 新未来——访北京东方国信科...
工行吴斌全面解析工行海外并购战略
FICC业务:打造券商投行新版图
【重磅】银监会外管局工行建行等详解...
俞天一、王佩真、吴念鲁获2015“中国...
“一带一路”的启动路径
抓住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内核
债市变局
工行陈培涛:全球并购实力是怎样炼成的
海通证券宫里啓暉:稳健地探寻创新之道
©2016-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82514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
联系:《当代金融家》杂志订阅热线:010-82615128